千赢网页手机版登入白客: 第二十三章 殷雪涛的意外发现

发布时间:2019-10-15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喜欢吗?”范晓莹问儿子。“喜。。欢。。”孔若君用不喜欢的口吻说喜欢时,舌头显得生硬。

  “我又弄了一个?我弄谁了?”孔若君反问生父。

  蒙面人:为你的学历担心?没关系,明年再考,我辅导你。我有死记硬背的绝招儿。

  青蒜问:有工作了?孔若君回答:没有。自娱。孔若君认识不少网友,都没见过面。奇怪的是尽管在网上交往互相都不认识庐山真面目,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法则仍在冥冥中起着不可思议的作用。孔若君在网上经常交往的朋友没超过10个人,而他认识的网友则多达数百人。青蒜是孔若君的常务网友之一,性别年龄不详。孔若君开始专注的编程,他忘记了世间的一切。前些天,孔若君在书摊上随意翻看一本书时看到,当有记者问阿根廷的世界级作家博尔赫斯写作对他的意义时,博尔赫斯说:“幸运和幸福。”孔若君在编制电脑软件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狗头:好在离真相大白不远了,让悬念再陪伴你最多一个月吧。

  “咱们绝对是在梦中!”孔若君说。范晓莹嘀咕:“一般做梦的时候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阿……”

  孔若君担心谁绷不住劲说漏了,他急于支走父母。

  “你的照片?”孔若君问。

  餐桌上一反常态,摆放着丰富的菜肴,中间是一个精雕细刻的生日蛋糕,蛋糕上插着18根色彩各异的蜡烛。

  孔若君看看爸爸,他觉得可以信任郑渊洁。孔志方点点头。

  蒙面人:看完了吗?评头论足吧。

  “我的不是数码相机。”范晓莹说。“我打开了?”孔若君请示。范晓莹点点头。

  关门前,孔若君反复警告殷静不要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蒙面人。殷静说你当我是弱智呀,说完她自己又说自己确实是弱智。

  “你去?”范晓莹说,“他会以为你就是狗头,蒙了他。”

  饮水机旁的地上有一桶脑满肥肠的矿泉水,但殷静显然懒得换水。孔若君转身想回去,他想了想,走到饮水机旁,轻松取下弹尽粮绝,吃力换上脑满肥肠。

  “他们为你高兴。”孔若君说,“我也饿了,谁做饭?”

  “能问为什么吗?”

  孔若君感觉该软件很愚钝,使用起来无法进入得心应手状态。“我自己编一个”。孔若君说。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只有殷静明白贾宝玉干吗冲她叫。

  “我原来还以为打保龄球都是使用公用球。”孔若君首次听说打保龄球自带球具。“何止自带球,连鞋也是自带。有的鞋还能更换鞋底,打直线球和弧线球使用的鞋底是不一样的,还有飞碟球。”殷雪涛说。范晓莹笑了,这是她重组家庭以来,头一次感受到家庭气氛。饭后,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关上门,继续编程。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蒙面人:最好的不在大学里。

  “你打我吧!”孔若君对继父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假客气!我打!打谁?”殷静虎视眈眈的问。“打我吧。”孔若君问。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孔若君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殷静的头变不回来,就意味着辛薇的头变不回来,那他孔若君就索性舍命赔君子,以狗头和辛薇永结秦晋之好。至于殷静,孔若君想,如果蒙面人真的爱狗头,他也会嫁狗随狗。

  出于习惯,在删除殷静的照片前,孔若君将照片备份到一张3。5英寸软盘上。一切完成后,孔若君再欣赏了一会儿电脑屏幕上的犬头人身怪物,就上床睡觉了。“早晨起来时,我是17岁,现在睡觉时就是18岁了。”孔若君关灯时想。凌晨4点时,孔若君被隔壁房间一声尖叫吵醒了。紧跟着又是一声。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狗头是我妹妹。”孔若君说。

  孔若君抄起一个哑铃,开门看究竟。殷雪涛和范晓莹也醒了,孔若君看到殷雪涛手里攥着一个保龄球瓶。很显然,殷雪涛也做出了和孔若君一样的判断。范晓莹手里拿着手机,随时准备打110报警。殷静在房间里继续惊叫。孔若君冲到殷静的房间门跟前,他推门,门从里边锁着。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使劲儿打自己的头。

  孔若君靠在自己的门框上等殷静接水。奇怪的是殷静站着不动像是在踌躇。孔若君观察头朝下倒扣在饮水机上的透明水桶的五脏六腑,里边已经弹尽粮绝。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贾宝玉总算醒了,只见他呆头呆脑地走过来朝殷静叫了一声。

  23点时,范晓莹推门进来问:“还不睡?”“马上就睡。”孔若君头也不抬地说。

  “还能有谁的事?”孔志方说。

  蒙面人:最好的是你。被有眼无珠的大学取消了入学资格。

  孔若君下不去手,刚才殷雪涛面对危险冲锋在前的情节,已经将孔若君和继父之间的隔膜撕破。“打呀!总要有一个先醒的!”殷雪涛对孔若君说。

  1小时后,孔若君和孔志方坐在郑渊洁家的客厅里。

  “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孔若君恍然大悟。

  最吃惊的还是孔若君,殷静现在的模样和他孔若君在电脑里把她弄成的样子一模一样!可这怎么可能呢?只有在梦中这种解释说的通。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除殷静外,家人都对贾宝玉在此时此刻的深沉睡眠感到不解。

  回到自己的房间,孔若君一边吃蛋糕一边检验<鬼斧神工>,贾宝玉闻到蛋糕里的奶油味,它把下巴放到电脑桌上,表示自己并非对蛋糕不屑一顾。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我妹妹很好看,不亚于电影明星。”孔若君说。

  “没错,是贾宝玉的头!”殷静喊。“贾宝玉呢?”殷雪涛问孔若君。“刚才还在,我去找。”孔若君步履蹒跚。

  “你冷静点……。”范晓莹泪流满面地劝丈夫。

  “她为什么不来?她特难看。”杨倪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狗头长得比猪八戒的妹妹还难看,我今生今世也非她不娶了。”

  孔若君在编制电脑软件方面有一定程度的天赋,上高二时,他参加过全国青少年计算机软件大赛,获得了二等奖。

  “说起来,白客的事还跟您有关系。”孔若君说。

  狗头:你要是真爱我,应该希望这个月过得慢一些。

  孔若君设计的<鬼斧神工>在屏幕上问孔若君:确实要完成此次移花接木吗?孔若君用鼠标按下了“确定”。

  殷雪涛冲殷静努努嘴。

  孔若君很感动,他看出蒙面人是真爱上殷静了。

  “你退后。”殷雪涛推开孔若君,这是把危险留给自己的动作。贾宝玉从孔若君的房间跑出来,它冲着殷静的房间露出牙齿狂吠。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狗头:你的嘴很甜。

  范晓莹已经在手机上输入了110号码,只要看见坏人立刻按YES键。殷雪涛飞起一脚猛踹殷静的房门,球形锁不堪一击,门开了。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如果我不能复原,他不会要我。”殷静抽泣。

  “高兴”孔若君一边说一边还笑。殷雪涛认定孔若君接受他了,殷雪涛趁热拿出打火机逐一点燃蜡烛。“许个愿。”范晓莹对儿子说。

  “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就像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一样。”郑渊洁说,“刚才你们说了,蒙面人很爱殷静,这是说服他交出磁盘的基础。”

  “今天小静也大白天睡觉。”孔若君说。

  冲进殷静房间的殷雪涛呆住了。孔若君看见继父没有与歹徒搏斗,他判断殷静已被杀害。孔若君从殷雪涛肩头旁往屋里看,他张大了嘴,眼球像被冻住了,无法转动。殷静穿着背心和裤衩站在床头,她的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狗头。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有事?”殷雪涛问女儿。

  通人性的贾宝玉藏在孔若君床下。孔若君蹲在自己床前思索:自己在电脑中将贾宝玉的头换到了殷静身上,现实中的殷静就真的换成了贾宝玉的头?!这怎么可能?但孔若君现在清楚,这绝对不是在梦中。孔若君想告诉母亲和继父,是他刚才在电脑里换了殷静的头,可谁会相信这是殷静变狗头的原因?算了,还是先别说吧,而且可以肯定这不是殷静变头的原因。贾宝玉胆怯地跟在孔若君身后来到殷静的房间,大家都看它。殷静的头没有出现在贾宝玉的身上。但殷静身上千真万确是贾宝玉的头。“它是一只巫狗!”殷静突然说。“这和贾宝玉没关系!”孔若君为贾宝玉辩护。

  “他可能是坏人。”孔若君说。

  是殷静的头致使她不能见蒙面人。孔若君在自责。

  范晓莹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尖叫声划破夜空,将邻居全部吵醒。“这……。。这是怎么回事?”殷雪涛手中的保龄球瓶掉在地上。

  孔志方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躺在地上,他对孔若君说:“我很后悔给你买数码照相机。”

  “她在哪所大学?”杨倪急于想知道有关狗头的一切信息。

  “不会也是数码相机吧?”孔若君感觉母亲送他的生日礼物的体积和重量同父亲送的差不多。“他送你的是数码相机?”范晓莹问。孔若君点头。

  “小静!”殷雪涛怒斥女儿,“你变了头是很痛苦,我们在为你想办法。你不能这样连续祸及他人。连有益传播艾滋病都是违法行为,何况故意换人家的头!”

  孔若君说:“还记得有一次我出牌太慢,你说牛肉干你怎么出牌跟大象生孩子似的。我问你大象怎么生孩子,你说大象生孩子特慢。”

  贾宝玉进到殷静的房间后看到殷静后,吓的掉头就跑。殷静哭着说:“爸,我刚才醒了,顺手摸了摸脸,觉得脸上都是毛,我开灯一照镜子,我的头变成了这个样子!爸,我这是在梦里吧?”殷雪涛迷惘地回头看范晓莹和孔若君,他象是在问别人,又象是在问自己:“这是在梦里?肯定是在梦里!”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杨倪通过ICQ的敲桌子功能呼叫殷静。

  青蒜打字问孔若君:你干什么呢?打牌吗?孔若君打字回复:我正忙着呢,挺重要的事。明天吧。青蒜还不死心:忙什么?孔若君打字:编程

  “绝对不是!”孔若君大喊。

  蒙面人:觉得妻子长的丢人的男人不是人。丢不丢人不在脸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后边被挡住视线的范晓莹问。孔若君侧身疏堵,给母亲的目光让开一条路。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孔若君将信封交给殷静。

  孔若君离开卫生间后打开冰箱,他拿出一块吃剩的生日蛋糕。

  “金国强来过?”孔若君全身不寒而栗。

  “若君,你别这样。”殷雪涛说,“咱们想想办法。”

  “我以后送你一个保龄球。”殷雪涛对孔若君说,“常打保龄球的人都有自己的专用球,球上的指孔是根据使用者手指的粗细和长度打制的。”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狗头:大学里好女孩儿特多吧?

  殷雪涛对孔若君说:“你使劲儿打我!”“干吗?”孔若君问。“如果是梦,使劲儿打就醒了。”殷雪涛说。

  殷雪涛接电话,是孔志方打来的,他找孔若君。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现在蒙面人对殷静的重要性,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发疯。家里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孔若君拿出他用来乘放各种光盘的盒子,从中寻找能切换图片的软件。软件安装完毕后,孔若君开始尝试剪切殷静的头部。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孔若君站住。

  时间一如既往地在流逝,孔若君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十个手指在键盘上轮番敲打。计算机领域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好东西全是敲打出来的。

  孔志方和孔若君起身告辞。

  杨倪过来对他说:“有一句话我忘了说:大学里坏蛋多着呢,不上也没什么。”

  “再打!”殷雪涛说。殷静又打父亲的另一边脸。殷雪涛还是醒不了。

  孔若君接生父的电话。

  孔若君说:“咱们早就在网上认识,我的网名是牛肉干。咱俩在联众锄过大地。”

  殷雪涛意识到女儿穿的过于节约,他拿起一件浴衣披在殷静身上。“我这个样子,还穿什么衣服!”殷静将浴衣扔在地上。

  电话铃响了。

  杨倪说:“我这就回学校上网。”

  孔若君觉得殷静说得有道理,尽管殷静是超级身材和一流皮肤,但配上狗头,无法给人以美好的视觉享受。“到底是不是在做梦?”殷静大喊。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参加了。”

  贾宝玉赶紧溜了。“它做贼心虚!”殷静说。“我觉得咱们得报警。”范晓莹对殷雪涛说。“报吧。”殷雪涛掉眼泪了。

  孔若君放下电话后急忙打开电视机。

  “真的?”杨倪说,“那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你拿一下拿保龄球,我看看你的腕力。”殷雪涛特批孔若君动他的珍贵骷髅。孔若君离开餐桌,将自己的三个手指头插进保龄球的三个指孔。骷髅不轻。

  孔志方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不瘫在地上。

  殷静索性用另一桩事转移家人的视线。

  “OK,睡觉!”孔若君伸了个懒腰。正要关闭电脑的孔若君忽然想起了什么。在这个家中,范晓莹,殷静和殷雪涛都会使用电脑,孔若君想:“如果他们打开我的电脑,看到我有殷静的照片,肯定特没劲。”孔若君决定删除他使用数码照相机拍摄的殷静的原装照片。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杨倪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我被你骗了,我真的以为你是女的。你戏弄了我的感情,我会杀了你。”

  “英语复读机比数字照相机对你有用。”殷雪涛对孔若君说。孔若君没有反驳。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殷静和蒙面人一直聊到傍晚,谁也没吃午饭。

  贾宝玉的头固定在殷静的身体上。孔若君看着屏幕上的滑稽景象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意识到已是深夜时,赶紧将大笑改为窃笑。

  “小静,你干的?”孔若君问殷静。

  “她整容了?照着影星的模样?伤口还没愈合?”杨倪猜测。

  “这是你爸爸给你买的生日蛋糕。”范晓莹告诉儿子蛋糕是继父的情义。“谢谢。”孔若君对殷雪涛说。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哥,这事只有拜托你了。”殷静对孔若君说。

  殷雪涛看着女儿的头,他忽然发现了什么,说:“这是贾宝玉的头!”范晓莹仔细看,殷静脖子上的的确是贾宝玉的头。殷静照镜子。

  范晓莹将孔志方拉进他们原先的卧室,详述原委。

  殷静哭了。

  见殷静又要打,范晓莹制止道:“不能再打了,这不是在梦里……”殷静哇哇大哭。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家人已经能从殷静的狗头上看出不自然的表情了。

  孔若君站起来,他拿着杯子去餐厅给自己倒水,打开房间门后,孔若君看见殷静拿着茶杯站在饮水机旁。

  “若君,咱们不是说好了,辛薇是最后一个吗?”孔志方使用明显责怪的口气质问孔若君。给辛薇变头后,孔若君要儿子发誓再不当白客。

  孔若君对杨倪有好感,且不说杨倪身高180公分以上,胸前戴着清河大学的校徽,单是杨倪刚才那句猪八戒的妹妹也要娶的豪言壮语,就令孔若君为殷静高兴。

  孔若君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小静,听爸爸的话,穿上衣服,一会儿警察来了……。”殷雪涛哭着给女儿穿衣服。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你怎么了?”孔若君问。

  “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范晓莹递给儿子一个礼品包。“猜猜是什么?”范晓莹还有和孔志方共同生活的惯性,送孩子生日礼物时先让孩子猜。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没有悬念的经历没价值。好事多磨。”孔若君说。

  孔若君轻轻打开房间门,外边漆黑一片,其他紧闭的门缝下边没有外泄的灯光,说明都睡了。孔若君走进卫生间洗漱。孔若君掀起坐便器上的坐便圈小便。殷静使用完坐便器后忘了扔掉一次性纸坐垫,孔若君一掀起坐垫圈,纸坐垫飘落在地上,被水浸透。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孔若君说:“我就说小静确实有事,一个月内保证见你。如果你是真爱她,就宽她一个月时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变不回小静的头,我就把我的头也变成贾宝玉!”

  凌晨一点时,孔若君大功告成,他编制了一个专门用来切换数码相继摄制的照片的软件。孔若君给该软件起名为:<鬼斧神工>

  “你看到金国强进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咬他?他给你香肠了?你是个笨蛋!”孔若君怒斥贾宝玉。

  孔若君说:“再见。她在网上等你呢。”

  “不能打若君,打我。”殷雪涛对女儿说。殷静抬手打了父亲一记耳光。殷雪涛摇摇头,他再看殷静,还是狗头人身。

  孔若君,殷雪涛,殷静和范晓莹都雕塑般凝固了。

  狗头:我很不安。

  殷静的手依旧修长细腻白嫩。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咱们年龄差不多吧?”杨倪问。

  “殷雪涛感受到继子的真诚,他说:“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以后如果你有兴趣,我教你打保龄球。”孔若君看了一眼酒柜上的骷髅保龄球,点点头。

  郑渊洁拿起杨倪的照片看,他摇摇头,说:“不认识。”

  狗头:在哪儿?

  孔若君当仁不让的先接水,他接完水回自己的房间,身后传来殷静接水的声音。孔若君坐在电脑前喝了口水,正准备编程,有网友通过ICQ呼他。孔若君看屏幕,是青蒜。上网的人在网上世界生存大都不用真名实姓,孔若君给自己起的网名是牛肉干。青蒜是孔若君的网友之一,是孔若君在虚拟棋牌室锄大地认识的。

  孔若君问郑渊洁:“您从电视上知道人头异变的事了吧?”

  范晓莹看孔若君:“若君,你懂网恋,怎么才能既不见面又不失去对方?”

  当孔若君进程过半时,范晓莹在门外叫孔若君吃晚饭。孔若君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钟,已经是晚上7点了。孔若君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心胸。贾宝玉也站起来。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蒙面人:我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我真的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范晓莹走上前去看殷静的手,她担心殷静的手也变成了狗爪子,会伤人。

  “你还装傻!你又弄了一个人的头!”孔志方怒不可遏。

  狗头:大学请我我都不去了。

  从声音判断,是殷静。孔若君急忙开灯坐起来。他的第一个反应是由坏人入室盗窃,进来媒体时有窃贼深夜攀登防盗窗入室盗窃的报道。

  “我去做饭。”殷雪涛说。

  殷雪涛问:“你怎么跟他解释小静不来赴约?”

  孔若君在心里说:“今晚换头成功。”孔若君吹灭了18根蜡烛。桌旁的血亲和非血亲都鼓掌。孔若君忽然很感动,他觉得能在一起的人都是缘分,地球上的人数量太多了,终生见不上面的是绝大多数。“谢谢你。”孔若君对殷雪涛说。

  郑渊洁摇头。

  狗头:我哥回来了,我先去看你的照片,待会儿说感受。

  “如果是坏人,你就咬他。”孔若君给贾宝玉下命令。殷静继续喊叫。“我踹门,如果真是坏人,你马上报警。”殷雪涛对身后的范晓莹说。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杨倪认定跟前这个知道他网名的小伙子是在网上男扮女装的狗头。

  组装的家庭成员围坐在餐桌旁,殷雪涛举杯说:“祝若君18岁生日快乐。”大家举杯,孔若君和坐在他对面的殷静目光对视了瞬间,殷静的目光里是明显应酬成分。孔若君忽然想起一会儿他就要在电脑里将贾宝玉的头换到殷静的脖子上,孔若君忍不住笑了。“笑什么?”范晓莹离异再婚后难得见儿子笑。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落榜?”

  孔若君剩了一块蛋糕给贾宝玉。孔若君移动鼠标,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贾宝玉和殷静的照片。孔若君使用<鬼斧神工>中的剪裁刀裁下贾宝玉的头,移接到殷静的身上。贾宝玉在一边专注地品尝奶油蛋糕。

  “但愿他在网上。”范晓莹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孔若君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蒙面人?”

  孔若君撕开包装纸,是一台英语复读机。这是孔若君最讨厌的电子器件。上高二时,孔若君曾对同学说,英语复读机是人类对科技的亵渎。

  郑渊洁点头。

  “咱家有瞌睡虫了?”范晓莹说。

  孔若君和孔志方现在确定无疑蒙面人起码和盗窃磁盘的人有关系。

  大家都看殷静。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我18岁,高考落榜。我妹妹也是18岁,我们是再婚父母双方各自带来的孩子。”

  “我有8年不看报纸了。我是从网上知道的。”郑渊洁说。

  公园门口人不多,以孔若君的网龄,他很快就判断出站在距离公园门比较的一棵树下的那个戴墨镜的小子就是蒙面人。

  金国强?家人面面相觑。

  狗头:你很帅,我担心……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他说你就是猪八戒的妹妹他也要你。这人不错。”孔若君安慰殷静。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次日上午九点整,孔若君出现在湖滨公园北门。

  “我最初在电脑里换殷静的头,是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的封面启发,那期的封面是您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的合影。”

  殷雪涛和范晓莹几乎是同时下班回到家里。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无可奉告。以后她见你时会告诉你。”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殷静拿出照片,说:帅哥呀!“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我不想编谎话。”孔若君对杨倪说,“但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真实原因。你知道,谁都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不能轻易报警,我担心惊动金国强后,他会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谁都可以下载,那可就真是天下大乱了。“殷雪涛说,”我比你们了解金国强,他现在绝对不会把<鬼斧神工>传出去,他要垄断。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删除若君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以金国强的品质,他应该这么干。“

  “你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最多一个月,如果我妹妹还不能见你,你就和她分手。”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可能是。”殷静表情不自然。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高考被录取后又被取消入学资格,原因就那么几个,好事不多。杨倪隐约感到狗头可能是他的同路人,他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贾宝玉很委屈,它发誓再见到金国强一定咬死他。

  孔若君进家门时,殷静已经和蒙面人在网上卿卿我我多时了。

  殷静哭诉经过。

  “你误会了,我不是狗头。我是狗头的哥哥。”孔若君说。

  孔志方觉得现在暂时不让殷静知道蒙面人有骷髅保龄球比较稳妥。

  孔若君说:“明天上午只有我替小静去见蒙面人。”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蒙面人说明天上午必须见我,否则一刀两断。”殷静放下筷子说。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匪夷所思。”杨倪说。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你想歪了,我妹妹无需整容,她本身就是影星模子。”孔若君说。

  孔若君再看照片。

  孔若君说:“我能让他相信狗头是我妹妹。我和蒙面人在网上打过牌,我说出我的网名,他会相信的。”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孔若君没走出几步,杨倪叫他。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录取了。”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狗头:我先去看你的尊容。我哥给我送来了。

  家人都瘫在地上,只剩下殷静站着颤抖。

  蒙面人:我很丑?

  “现在我就和若君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如果真是蒙面人干的,咱们再定方针。”孔志方说。

  “还是清河大学的学生,和咱们同龄。你的眼力真不错。”孔若君说。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杨倪想起牌桌上确实有个网友名叫牛肉干。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蒙面人:估计你看了很失望。你哥可把你描述成仙女。

  郑渊洁站起来:“这是孤注一掷。你们好象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我等你们的结局再动笔。”

  蒙面人:我心更甜。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我如果是猪八戒的妹妹就谢天谢地了,我比猪八戒的妹妹难看多了。”殷静还哭。

  殷静突然站起来,她声嘶力竭:“金国强!我杀了你!!”

  “贾宝玉从来不在咱们用餐时睡觉呀?”范晓莹边吃晚饭边说。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蒙面人:希望这个月过的快一些,早些见到你。

  贾宝玉知道没好事,它战战兢兢过来。

  “你确实是牛肉干。”杨倪说。

  “雪涛,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这样说小静,她也有她的难处……”范晓莹劝阻丈夫。

  “它错吃了安眠药吧?”殷雪涛说。

  “事情结束后,我们将结果告诉您,您写本书。”孔若君对郑渊洁说。

  蒙面人:应该有这种气魄。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这倒是。”杨倪深有体会。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孔若君说:“谢谢。你快走吧。你早一秒钟上网,我妹妹早一秒钟高兴。”

  郑渊洁说:“我有10年不看电视了。”

  “你是怎么了?”孔若君拍拍贾宝玉的头。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好,我信你的话,我等她一个月,从今天算起。”杨倪说,“能麻烦你带一张照片给她吗?”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急的事。”孔志方拿出儿子使用打印机打印的杨倪的照片递给郑渊洁:“您认识这个人吗?”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殷静欲盖弥彰。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她参加高考了吗?”

  “真没想到,变头的原因是这样。”郑渊洁感叹,“生活本身就是童话。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写出来谁信?”

  “被取消了上学资格。”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杨倪是坐出租车走的。孔若君等公共汽车。

  “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吗?照片上这个人是谁?你们干吗对骷髅保龄球感兴趣?”郑渊洁说。

  狗头:没那么辉煌。但也不会让你觉得丢人。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

  “接着骗?”杨倪冷笑。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你打开电视看看!”孔志方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殷雪涛凑过来看。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贾宝玉,你给我过来!”孔若君趴在地上叫贾宝玉。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首先,咱们应该马上确定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是不是咱们的,如果是,咱们再想办法从他那儿拿回有小静照片的磁盘。”孔志方说,“上帝保佑蒙面人没有覆盖那张磁盘!”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殷静对于家人将她排斥在外商量对策大为不满,但她没有办法。

  “真帅呀!”范晓莹说。

  “您有一个骷髅保龄球?”孔若君问郑渊洁。

  沉默。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一言为定,书名就叫<白客>。”郑渊洁说,“作品写完后,拿我的骷髅保龄球当封面。”

  “小静昨天问我能不能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说。

  “咱们要赶紧制定对策!”孔志方对前妻说,“除了殷静,你把他们都叫来。”

  殷静大哭。

  孔志方和孔若君对视,他俩觉得郑渊洁的话有道理。

  “您对人的研究比我们多,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从蒙面人手里拿回磁盘?”孔志方问郑渊洁。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殷雪涛和范晓莹同时看孔若君:“你干的?”

  “小静怎么会?”范晓莹制止儿子。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孔若君说:“也许他没有时间了。我在楼下就听见贾宝玉叫。”

  殷雪涛点头同意。

  “别人借走过吗?”孔若君又问。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孔若君忽然想起昨天殷静曾经莫名其妙地问过他可否复制<鬼斧神工>。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您是什么意思?”孔若君听不明白。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孔若君猛然想起昨天他回家时贾宝玉的异常表现。

  “这么说,我是白客的源头了?”郑渊洁笑。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殷雪涛在孔若君向殷静发问前就怀疑到是女儿的恶作剧,刚才电视台的记者介绍说到那变成马头的教师所在的校名时,殷雪涛心中就格登一下,那是殷静就读的高中。殷雪涛的初步判断是孔若君意志不坚定,再次被殷静说服戏弄她的中学老师。殷雪涛没想到是女儿独立当了白客。

  “若君,你爸找你。”殷雪涛说。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殷雪涛点头。

  “不是若君的事,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殷雪涛对孔志方说。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报纸上也报道了。”孔志方说。

  殷静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殷雪涛骂道:“小静,你混!你糊涂!金国强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你确实是狗脑子!”

  殷静看门外是孔志方,就开了门。

  “跟我有关系?”郑渊洁惊讶。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可能!”孔若君否定。

  谁都清楚,金国强这种人成为白客,说是世界末日都有可能。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他不会传播<鬼斧神工>。咱们先不要报警,再说,警察里也不是没有坏人,谁都可以复制<鬼斧神工>当白客。”殷雪涛说。

  孔若君尽量简要地告诉郑渊洁<鬼斧神工>的事。

  电视台正在紧急报道本市一位高中教师的头在1个小时前变成马头的新闻。顶着马头的教师在电视屏幕上晃来晃去。

  “别人也有<鬼斧神工>?”殷雪涛说。

  孔若君说:“我通过因特网和郑渊洁联系。”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有人按门铃。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