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一候:天将奇艳与寒梅

发布时间:2019-10-03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梅赋
  独步傲雪,先声报春。数枝冰魄,满腔香魂。日月铸其清骨,炎凉熬其骄筋。迎风含情,妆瑟瑟之野岭;凝露盛放,饰谐谐之居村。铮铮凌霜,誉岁寒之三友;谦谦自信,列品洁之四君(1)。不择地之南北,何患埃之袭侵。蒸雅韵于仙苑,醉秀色之世尘。梅之大势,不齿沉沦。梅之情愫,什么人解迷津?噫嘻!历几度之寒苦,赢群卉之崇尊。
    观夫中湖蓝柳青滴滴出游总经理,雾重蝶倦。香浓玉瘦,犹月宫仙子之翩跹;干曲枝虬,宛游龙之盘窜。几簇于墙角,芳绕摩肩之街衢;数株于陡崖,赤招振翅之归雁。心逐梅之香涛,眸随蕊之霞倩。斯时矣,举清觞以邀东风,弹素琴而悦初恋。近闻修竹嗽声,遥听劲松应唤。暗香一缕,引雅士之潮思;嫣红五枚,激书生之泼卷。遁禅悟而思,行俱进则善。洵乃掘香幽之隧,寻梅之风姿也。
  尔乃天时难觅,花期易操。遂人所愿,受旨之邀。梅开守节,林逋嗜之而癖(2);花发连夜,武瞾引之以豪(3)。继秦汉之德品,承后汉之韵娇。遂乃耻颦效,夺锦标。萦幽古之揣摸,涌时期之花月。融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之本,催玉英之苞。大吕啸啸,处崖谷而涩抖;仲春煦煦,置暖棚以妖娆。故得乘地势,蕴梅姣。绕乾轴之分明,辅坤维之灵韶。蕙质当鼓,操行可褒。晓以春音,不依博识而形耀;甘以隐退,安陷孤寂而志消?
  若夫淡云萦笛,轻烟笼影。叩冰河之解封,呼蛰虫之觉醒。疏篱难锢,一枝足溢春暄之馨;丹心何缚,三蕊亦践秋硕之梦。育种选方,移栽择境。生野山而豪,立绮园而宠。淡然兮!营生态之邦,何需雅奉?古来寒士当搏,纨绔则冗。噫嘻!风采洒落,当存炎黄之贤;沧海桑田饱经,更羡尧舜之圣。
   
  
  【注释】
  赋依中华新韵。
  (1)春梅是中华十大名花之首,与香祖、竹子、金蕊一齐列为四君子,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
  (2)林逋,孙吴著名隐逸小说家,有“梅花鹤子”的佳话故事。
  (3)传说武曌冬游上苑,令花神催开百花,花神奉旨,一夜晚热热闹闹。诗曰:汉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

图片 1

                                 静水生烟暖日长,薰风催作寿阳妆。

共 7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汉宫春·梅

8.3
洒脱江梅,向竹梢疏处,横两三枝。东君也不珍重,雪压霜欺。严酷燕子,怕春寒、轻失花期。却是有,年年塞雁,归来曾见开时。
清浅小溪如练,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篱。难过故人去后,冷莫新诗。微云淡月,对江天、分付他何人。空自忆,清香未减,风骚不在人知。

                                 斜枝疏瘦香栖雪,素蕊轻柔玉透光。

仿效翻译

译文及注释

译文水边的小黄香是何等浪漫,在竹梢萧疏的地点。横斜着挺出三两枝。春风也不知晓爱护,任凭雪压霜欺。燕子惨酷无意,只因怕冷,轻巧地失去她开放的日子。只有南归的大雁,年年南飞时能瞥见她的芳姿。清浅的山峡,如一条白白的丝练,请问那多少个金壁辉煌的堂宇,又怎么着能比得上那茅屋疏篱?最令人伤心的是,自从知己朋友离去之后,便比很少有吟唱春梅的清绝的歌诗。只有微云轻轻飘荡,淡淡的月光隐隐迷离。面前境遇此景此情,笔者的孤高芳洁又都认为着谁?但那纯洁的江梅,照旧倚风自笑,并未减淡她的香气四溢,因为风骚高逸是自己的材质,本来就不在意别知与不知。

注释①汉宫春:张先此调咏梅,有“透新年音信”,“汉家宫额涂黄”句,调名来于此。②向竹梢二句:苏子瞻《和秦观梅花》诗:“江头千树春欲闇,竹外一枝斜越来越好。”此处化用其意。③东君:又名东皇、东帝,好玩的事中的司春之神。春于方位属东,故名。④塞雁:边塞之雁。雁是候鸟,三秋南来,春季北去。⑤清浅:林逋《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⑥玉堂:指豪家的府第。古乐府《相逢行古辞》:“白银为君门,白玉为君堂。”何似:哪儿比得上。⑦分付他什么人:即向什么人诉说。⑧香艳:高贵的风骨和气节。

图片 2

1、 李索小编 .唐诗三百首赏析 :新疆人民出版社 ,1992年 :215-217 . 2、
毕宝魁着 .唐诗三百首译注评 :辽海出版社 ,1996年 :217-218 .

                                                        ——辰龙年暖冬,萝岗赏梅所作

《寒葩》

从天气上看,小暑是怎么都还算不上青春的。但对作者来说,假定春梅开了,一切和青春连带的光明事情便会人满为患:寒假,新春,花卉市镇,红包……上次谈到东瀛的春日大概是玉茗花带来的,那么在中华,把春梅作为报春第一花,则是实实在在的。

大顺作家陆凯,曾经在南方的红绿梅岭上,给长安的故友寄去一首玲珑的小诗: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全体,聊赠绿萼梅。

他随信奉上的寒梅,就是那“小黄香”。大家大概能想象,自这花蕊间流溢出春光,唤醒了整座长安城的光景。也禁不住猜测,那多少个无端在梅岭出现的驿使,是还是不是红绿梅花神所化,特地以那样充满人情味的法子,给冰雪覆盖之下安静的古村送去温暖和生命力。

这位花神是干得出来的。她本正是个天真的丫头嘛!《太平御览》引《杂五行书》记载:

“宋武女娲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红绿梅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哪天,经30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春梅妆是也。”

一树开来冰雪香,何人家新试岁寒妆?

世人不识桓伊曲,信指花神是寿阳。

寿阳公主或许也未有想到,平生平平无奇的她,竟能因为一朵有时跌落的小花而留名千古,以至成了春梅花神,统治了一年中最根本的春王。

和他那么些香自苦寒来的花儿比较,这一个身价未免来得太轻松了!想想青溪岸畔吹奏着《红绿梅三弄》的桓伊先生,想想深宫里一枝疏影独抗严霜的梅妃采苹,心中不免忿忿。可是,若重选春梅花神,作者的一票却要投给林逋

林逋,字君复,后称和靖先生。便是你不记得这些名字,也必定看过他那句字字皆美的咏梅绝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早晨。

疏影状其形,横斜传其神,月色朦胧与水色清浅相映成趣,空气中弥漫着恬淡的暗香……这空气安静也临近,就好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肉麻时刻。

固然如此那也只是林逋在南唐残句的根基上修修改改而成,但若不是倾尽心血,朝夕相对,如香菱学诗一样梦寐以求,怎么着能得这么的奇句。

又忍不住大开了脑洞:微雪和风,孤山横雾,黄昏月照,寒凉渐起……林和靖低着头出了茅屋,挨着竹篱,一步一歇地踱到了屋后的小溪边。溪水老聃冽,连鱼都不知去向几条,只见到水面热映出横斜疏瘦的老枝,零落地开着随水飘逝的白花瓣,竟比树上的更凄楚。

因为倒窥总看不诚心,他就足以放纵地想象:在特别波光潋滟的世界,还可以够探出一张巧笑倩兮、明媚如花影灼灼的丫头的脸。

假若他乐意把那一个心事种下,也当有“痛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一样的花开。而他的秉性却更愿意沉默。半卧在梅树下尚有个别湿滑的石头上,趁着月色正好,晚风未凉,在摸不到寻不着的暗香如月衣睡去,少时旧梦,任其随花事休矣。

就如此往往朝夕,又贰个梅落繁枝千万片的季节,孤山的白花开得那样茂盛,漫天香雪,风萧鹤啸,素瓣旋舞,像在进行一场凄美悲壮的祭典。

到头来,当有着的苍白落地,与厚厚的小雪一同,埋葬了树下安睡的老头,也掩去了这段难熬的野史。从此后再无人知晓,那位一生不仕不娶的隐逸高人,心里是否也曾有过一个如梅花般一尘不染的清绝女人,在最美的时节悄然吐放。

据传,林逋墓内陪葬品仅一端砚,一玉簪而已。砚是雅人的军装,玉簪呢?

唯恐和靖先生的隐衷,不在九英梅,而在曾通过暗香而至疏影丛中的人罢。

要不,又怎会有那般经久不息空茫的一再深情——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钓鱼翁相送迎,何人知别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张潮说,“梅以和靖为知已,能够不恨矣。”作者想,和靖能以梅为妻,亦多少抚慰了些心中孤寂,能够无憾矣。

白红绿梅  簪髻侧  哪个人在月下唱情歌

唱情歌  什么人来和  美女如花一水隔

小雪一候,君家的寒梅,可著花了么?

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赏析

此词咏梅之神气与境况冷酷而具备寄意。小编接纳一连串色淡神寒的字词,刻画梅与周围景况,宛若一幅水墨画,其描绘梅花骨格精神尤高,给人以清高拔俗之感。全词风格疏淡隽永,句格舒缓纡徐。

初阶一句,以修竹作陪衬,极言野梅品格之孤高。二、三两句,极写梅的孤洁瘦淡。芳洁固然堪赏,孤瘦则似须扶持,以下二句就势写梅之不足于句重,更为庞大:“东君也不珍爱,雪压风欺。”梅花是凌寒而开,其蕊寒香冷,不独有与蜂蝶无缘,连候燕也就好像“怕春寒、轻失花期”。因燕子中秋社日归来,其时梅的花时已过,故云。一言“东君不爱惜”、再言燕子“狠毒”,是双倍的缺憾。“惟是有”一转,说终究还应该有“南来归雁,年年长开时”,其词若手淫,其时无非憾意,从“惟是有”的限制语中简易会出。这几句,挥洒自如,灵动飞扬,笔力不凡。

下片化用林逋咏梅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深夜”,写野“江梅”的艳情与冷静。

过片三句言“清浅小溪如练”,梅枝疏影横斜,自成山水,虽村野,似胜于白玉堂前。“忧伤”两句惊叹“一枝春鹤子”的小说家林逋逝后,梅就失去了基友,“疏影横斜”之诗竟成绝响。“微云”三句,以问句的样式,言林逋逝后,即有“微云淡月”,暗香浮动,也无人能赏,只可是孤芳自赏而已。结尾三句,以拟人化的招数,将梅之孤高自许的银白标格推向高潮,进而截至全篇,产生余韵深长。含蓄蕴藉的诀要功力。

本节内容整理自互连网,原来的著作者已无力回天考证,版权归原来的小说者全体。本站无需付费公布仅供就学参谋,其观点不表示本站立场。

图片 3

词虽长调,其意思却仅仅,只就梅之品格孤高与情状冷酷双方面再三写来,其情自深。

首句“洒脱”二字状梅晶的淡泊名利,概尽全篇。“江梅”可见是野梅。又以修竹陪衬写出。盖竹之为物有闻过则喜、有劲节,与梅平素被喻为岁寒之友。“向竹梢稀处,横两三枝”,极写梅孤洁瘦淡。芳洁就算堪赏,孤瘦则似须扶持,以下二句就势写梅之不足于木神,更为有力:“东君也不爱戴,雪压风欺。”红绿梅是凌寒而开,其蕊寒香冷,不仅仅与蜂蝶无缘,连候燕也就像叫伯春寒、轻失花期”。因燕子在南吕社日归来,其时梅的花时已过,故云。一言“东君也不惜力”、再言燕子“残暴”,是双倍的遗憾。“惟是有”一转,说毕竟还可能有“南来归雁,年年长见开时”,其词若手淫,其实独有憾意,从叫唯是有”的限制语中轻易会出。同一意念,妙在说来富于变化。同期,这几句词笔挥洒而思路活泼,盖“燕雁与梅不相关,而挽入,故见笔力”。

林逋咏梅名句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下午。”下片则化用以写在野的“江梅”的艳情与冷静。唐人咏梅涛云:“白玉堂前一白蒂梅,今朝忽见数花开。儿家门户重重闭,春色因何入得来。”这是“玉堂”所本。过变三句言“清浅小溪如练”,梅枝疏影横斜,自成景象,虽在强行,似胜于白玉堂前。以问句提唱,紧接又一叹:“难熬故人去后,冷酷新诗。”“故人”即指林逋,此渭“寒客鹤子”的诗人逝后,梅就失去了很好的朋友,“疏影横斜”之诗竟成绝响。即有“微云淡月”、暗香浮动,未有人赏。不过“孤芳”自赏而已。仍以问意提唱,启发末二句,言孤芳自赏就孤芳自赏罢:“清香未减,风流不在人知。”这里“空自倚”三字回应篇首,暗用杜拾遗“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句意,将梅拟人化,意味自深。

此词风格疏淡隽永。原因是多地点的,首先是词中梅的形象给人以清高拔俗的认为。为了营造那样贰个影象,小编选用了“罗曼蒂克”、“稀”、“清浅”、“冷酷”、“微”、
“淡”等一连串色淡神寒的字词,刻画梅与周边景况,俨如—幅壁画,其描绘红绿梅骨格精神尤高。与此相应,全词句格也疏缓纡徐,往往几句才一意,结构上也尚未大的上涨或下落,那就导致一种清疏淡永之致,毫无急促寒窘之态了。

此词在撰写上其妙处有二:一是化用林逋等前人诗不着印痕,如盐人水中,品尝自知。一是摹形写神,神形兼备,深得咏物诗之三昧。《苕溪渔隐丛话》、《独醒杂志》等书载:笔者以此词献蔡攸、攸又呈其父蔡京,京颇心爱,遂授冲之大晟府丞。小编以此词干谒,品格不可能算高,然措辞委婉含蓄,略无穷饿酸辛之态。

1、 周啸天着 .宋元西楚诗词鉴赏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0年 :124-125 .
2、 王友胜选注 .南唐诗选 :太白文化艺术出版社 ,二〇〇三年 :296-297 .

小编介绍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