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莱特 阅读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故事集) 查尔斯·兰姆

发布时间:2019-10-03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六世纪中叶的丹麦。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六世纪中叶的丹麦。
那一年,受人尊敬的国王突然去世了,丹麦全国上下一片震惊。更令人吃惊的是,又过了不到两个月,王后竟与国王的弟弟结婚了。这个新国王叫克劳狄斯,他的外貌可憎,人品更是低下。因此、许多人都怀疑他是为了娶自己的嫂子并篡夺王位,才把亲哥哥害死的。许多人都觉得,王后做得太轻率,太没情义了。
人们都在为年轻的王子哈姆莱特担心,他怎么接受得了接连发生的两件大事呢?他们更为王子被撇到一边抱不平,要知道,他才是先王的合法继承人呀!
事实上也是如此,哈姆莱特变得郁郁寡欢,一直穿着深黑色的丧服,任何娱乐活动都不参加。他的叔父克劳狄斯宣布说,国王是在花园里休息时,被一条蛇螫死的。但敏感的哈姆莱特认为,那条蛇就是克劳狄斯。但是,谋杀没有证据,更不知道王后是否参与了谋杀。
哈姆莱特非常苦闷。一天,有位朋友告诉他一个谣传:守望在城堡上的哨兵一连三个晚上见到了鬼魂,那鬼魂长得很像已故的国王,而且,他总是准时在三更时分来到城堡上。
哈姆莱特十分惊奇,决定和告诉他的那位朋友一起去见父亲的鬼魂。
这天深夜,他和朋友们等候在城堡的高台上。三更刚过,远处果然出现了一个阴影,他身穿甲胄,很像已故的国王。哈姆莱特打了一个寒颤,问道:你是谁?真是我的父亲国王吗?
那个阴影不让他靠近,嘶哑着声音说:我正是你的父亲。你一定要怪我为什么不好好地躺在坟墓里吧?告诉你,我是冤魂,我是被克劳狄斯害死的。我在花园里午睡时,他偷偷走来,将毒草汁灌进了我的耳朵。那毒草汁走得跟水银一样快,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生命……你的母亲,我的王后没参与谋害,你不要伤害她,让她的良心去惩罚她吧!哈姆莱特正要进一步弄清细节,鬼魂却一步步后退,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好一会儿,哈姆莱特才如梦初醒,对他的心腹好友霍拉旭说:不管我见到的是真是假,从今以后,我一定要弄清父亲暴死的真相。如果真是克劳狄斯害死了我的父亲,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霍拉旭劝告哈姆莱特说:千万不能性急,更不能将内心的秘密吐露出去。如果克劳狄斯真是杀人犯,他是不会拒绝再杀一个人的!
哈姆莱特点点头,说:从明天起,我就装得疯疯癫癫,这样,即使偶尔说了什么话,克劳狄斯也不会深究了。
第二天,哈姆莱特真的装得疯疯癫癫的,从服装到言谈、举止,都显得狂妄荒诞。王后和新国王都被他蒙哄过去了,他们认为,王子发疯不仅是因为父亲的死,还为了他跟大臣女儿奥菲利亚的爱情。
原来,在此之前,哈姆莱特爱上了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女儿奥菲利亚,他常给她写信,送给她戒指。奥菲利亚也很爱王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王子越来越冷淡她,丽且举止越来越粗暴,差不多跟疯子一样。她竭力安慰王子,希望他不要陷入无穷的悲哀之中,但是,王子竟突然怪叫起来,样子就像真的疯了。
其实,这时哈姆菜特的心里十分矛盾,他有些怀疑那个鬼魂是崇敬老国王的人装扮的,又怀疑会不会是恶魔来扰乱人心,他想找到一些确切的证据。
正在这时,宫里来了一个戏班。哈姆莱特心生一计,立刻让演员编演一台描写谋害、夺妻的新戏,戏的背景改成了维也纳,但谋杀现场也在花园里,杀人犯也是用毒草汁灌进被害者的耳朵,后来又向被害者的妻子求婚。
王后和新国王克劳狄斯都被请来看戏。哈姆菜特坐在克劳狄斯身旁,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当戏中的杀人犯用毒草汁去灌被害人的耳朵时,新国王像是受到强烈的刺激,喊叫心口疼痛,让人扶着回宫去了。
|<<<<<123>>>>>|

丹麦王后葛楚德在国王老哈姆莱特突然去世以后作了不到两个月的寡妇,就跟国王的弟弟克劳狄斯结了婚。当时全国都感到奇怪,认为这件事她做得很轻率,很没情义,或者更要坏些,因为不论从人品或是性情上看,这个克劳狄斯都跟她已故的丈夫没有一点点相同的地方:他的外貌是可憎的,正如他的性情是卑鄙下流的。有些人心里不免怀疑他是为了想娶他的嫂子并且篡夺丹麦的王位,偷偷把他哥哥害死的,这样一来,就把先王的合法继承人——年轻的哈姆莱特撇到一边儿去了。可是最受王后这个轻率举动刺激的是年轻的王子。他爱他已故的父亲,差不多把他当作偶像来崇拜。哈姆莱特自己为人正派,讲究体面,一举一动都非常端重,他为母亲葛楚德的可耻行为感到十分难过。这个年轻的王子一面哀悼父亲的死,一面又因为他母亲的婚姻而感到耻辱,于是就被一种沉重的忧郁所笼罩,一点快乐也没有了,本来挺俊秀的容貌也憔悴下来。他平日那种对读书的爱好也不见了。适合他这样的年轻王子玩的游戏、做的运动,他都不喜欢了。他把世界看做一个野草丛生的花园,一切新鲜的花草都枯死了,只剩下杂草倒长得密密匝匝的,他对这个世界感到厌倦。他顶觉得沉重的还不是他继承不了按照法律应该由他来继承的王位——尽管这件事对于一个年轻高傲的王子说来,是一个刺骨的创伤,一个惨痛的屈辱。叫这个快活的人气恼不过,再也打不起精神来的,是他母亲那么快就忘掉他的父亲——而且是多么好的一位父亲呀!对她是多么温存体贴的一位丈夫呀!同时,看起来葛楚德一向也是个多情、柔顺的妻子,跟老哈姆莱特总是缠缠绵绵的,好像她的爱情在他身上生了根。可是如今丈夫死了不到两个月(至少年轻的哈姆莱特觉得还不到两个月),她就再嫁了,嫁给王子的叔叔,她亡夫的弟弟。从这么近的血统关系来说,这个婚姻本身就是十分不正当的,也是不合法的;尤其是她这么匆匆忙忙地就结了婚,简直不像个样子,并且单单选了这么个不配作国王的克劳狄斯跟她同床共枕、占有王位。这些事实比丢掉十个王国还要叫这位可敬的年轻王子意气消沉,使他的心上遮了一层阴云。他母亲葛楚德和国王想尽了办法叫他快活起来,怎么也不成功。他在宫里仍然穿着深黑色的衣服来哀悼他父王的死。他从来也不肯脱去丧服,甚至在他母亲结婚的那天,他也不肯为了对她表示祝贺换一换衣裳。在那可耻的一天,什么宴会、欢庆他一概拒绝参加。最叫他苦恼的是他闹不清他父亲究竟是怎样死的。克劳狄斯宣布说,国王是给一条蛇螫死的,可是年轻的哈姆莱特很敏锐地怀疑那条蛇就是克劳狄斯。明白地说:克劳狄斯为了要当国王才把哈姆莱特的父亲害死的,而现在坐在王位上的,正是螫了他父亲的那条蛇。他这样猜测究竟有没有几分道理?到底应该怎样看待他的母亲:这个谋杀她参加了多少?有没有同意?知不知情?这些疑问不断地困恼着他,使他心神不定。年轻的哈姆莱特听到一个谣传,说一连两三个晚上,守望的哨兵半夜在城堡的高台上看见一个鬼魂,长得跟他的父亲完全一样。这个鬼影来的时候,从头到脚总是穿着一套甲胄,跟大家知道死去的国王穿过的一样。凡是看到鬼魂的人(哈姆莱特的心腹朋友霍拉旭就是其中的一个),谈起鬼魂出现的时间和情况都是一致的:钟一敲十二下它就来了,苍白的脸上,悲哀更多于愤怒,胡子是斑白的,乌黑里略微带些银色,正像他们在国王生前看到的一样。哨兵对它讲话,它没回答过。有一回他们好像看到它抬起头来,做出要说话的姿势,可是这时候鸡打鸣儿了,它赶快缩回去,消失了。年轻的王子听到他们讲的这件事,感到十分惊奇。他们谈得有头有尾,前后一致,使他不得不相信。他判断他们看到的一定是他父亲的鬼魂,就决定当天晚上跟哨兵一道去守望,好有机会看到它。他自己分析鬼魂这样出现一定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它一定有话想讲,尽管它一直没开口,可是它会对他讲的。于是,他焦急地盼着黑夜的到来。天一黑,他就跟霍拉旭和一个叫马西勒斯的卫兵登上了鬼魂时常在那儿走来走去的高台。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风吹得异常刺骨。哈姆莱特、霍拉旭和跟他们一道守望的人就谈起夜晚的寒冷来。忽然霍拉旭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说鬼魂来了。哈姆莱特看到他父亲的鬼魂,忽然感到又惊奇又害怕。最初他还呼吁天使和守护神保佑他们,因为他不知道那个鬼魂是善的还是恶的,也不知道它带来的是吉还是凶。可是他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他的父亲怪可怜地望着他,好像很想跟他谈话。从各方面看,鬼魂都跟他父亲本人活着的时候一样。年轻的哈姆莱特就禁不住叫出他的名字,对他说:“哈姆莱特,国王,父亲!”恳求它说说它本来好好地睡在坟墓里,为什么要离开那儿走到人间来,在月光底下出现?他请鬼魂告诉他们怎样才可以替它安安魂。于是,鬼魂招呼哈姆莱特跟它到僻静的地方去,他们可以单独在一起。霍拉旭和马西勒斯都劝年轻的王子不要跟它去,他们怕它是个恶鬼,把他勾引到附近的大海那儿,或者勾引到可怕的悬崖上面,然后露出狰狞的形状,把王子吓疯了。可是他们这些劝告和恳求改变不了哈姆莱特的决心,他把生命早就看得无所谓了,他并不怕死。至于他的灵魂,那既然同样是永生不灭的,鬼魂怎样能够害它呢?他觉得自己跟狮子一样强壮,尽管他们使劲拉住他,他还是挣脱开,任凭鬼魂领他到什么地方去。等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鬼魂就打破了沉寂,说它是哈姆莱特的父亲的鬼魂,他是被人下毒手害死的,并且说出是怎样谋害的。正像哈姆莱特早已深深怀疑到的,这件事是他亲弟弟克劳狄斯干的,目的就是为了好霸占他的妻子和王位。当老哈姆莱特按照每天午后的习惯在花园里睡觉的时候,那个起了歹心的弟弟就趁他睡着了,偷偷走到他身边,把毒草汁注进他的耳朵眼里。那毒汁是要人命的,它像水银一样快地流进他通身的血管里,把血烧干,使他的皮肤到处都长起一层硬壳似的癞。这样,在国王睡觉的时候,他的同胞兄弟一下子就夺去了他的王位、他的王后和他的生命。鬼魂对哈姆莱特恳求说,要是他确实爱他亲爱的父亲,他一定得报复这个卑污的凶手。鬼魂又对它的儿子哀叹说:他的母亲竟然也堕落到这个地步,这样背弃同她第一个丈夫的一场恩爱,嫁了谋杀他的人。可是鬼魂嘱咐哈姆莱特在对他的坏叔叔进行报复的时候,千万不要伤害到他的母亲,只让上天去裁判她,让她自己的良心去刺痛她吧。哈姆莱特答应一切都照鬼魂吩咐的去办,然后,鬼魂就消失了。等剩下哈姆莱特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严肃地下了决心要立刻把他记得的一切事情,把他从书本和阅历里学到的东西都忘个干干净净,让他脑子里只剩下鬼魂告诉他的话和吩咐他做的事。这段谈话的细节,哈姆莱特谁也没告诉,只让他的好朋友霍拉旭一个人知道了。他嘱咐霍拉旭和马西勒斯对那晚上看到的一切,都一定要绝对保守秘密。这以前,哈姆莱特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精神也很颓唐,鬼魂的出现在他心灵上留下的恐怖差不多使他神经错乱,发了疯。哈姆莱特很怕自己继续这样下去,会惹起注意,叫他叔叔对他存起戒心。哈姆莱特为了怕他叔叔怀疑他存心要对付他,或者哈姆莱特关于他父亲死的情形实际上知道的比他公开承认的多,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决定:他决计从那时候起假装他真地发了疯。他想这样一来,他叔叔就会认为他不可能有什么认真的图谋,也就不至于在他身上那么猜疑了。同时,在假装疯癫的掩护下,他的心神真正的不安倒可以巧妙地遮盖起来。从这时候起,哈姆莱特在服装、言语和一举一动上,都装得有些狂妄怪诞。他装起疯子来十分像,国王和王后都被他蒙哄过去了。他们不知道鬼魂出现这件事,所以认为他发疯不会仅仅是为了哀悼他父亲的死。他们认为他一定是为了爱情才疯的,而且他们也以为看出他爱上了谁。在哈姆莱特没有变得像前面讲的那样忧郁以前,他十分爱一个叫奥菲利娅的美丽姑娘,她是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女儿。他曾经给她写过信,送过戒指,作过许多爱情的表示,正大光明地向她求过爱,她也相信他的誓言和请求都是诚恳的;可是由于近来感到的苦闷,他对她冷淡起来了。自从他定下装疯的计策,他就故意装得对她很无情、很粗暴。可是这位好心的姑娘并没有责备他变了心,她竭力使自己相信哈姆莱特所以对她没有以前那样殷勤,并不是由于他本性的冷酷无情,而完全是因为他的神经失常。她觉得他以前高贵的心灵和卓越的理智活动起来好比一串美妙的铃当,能奏出非常动听的音乐,可是现在他的心灵和理智给深切的忧郁压抑着,损害了,要是摇得不成调子或是摇得很粗暴,就只能发出一片刺耳的声响。尽管哈姆莱特要办的事(在杀死他父亲的凶手身上报仇)是横暴的,跟求爱的轻快心情很不相称,同时爱情在他当前看来也是一种太悠闲的感情了,他不能容许自己有这种感情,可是他有时候仍然不免怀着一股儿女情长想到他的奥菲利娅。有一回,他觉得自己对那位温柔的姑娘残酷得太没道理了,就给她写了一封信,里面满是狂热激动的话,措词十分夸张,很符合他装疯的神态,可是字里行间也微微流露出一些柔情,使这位可敬的小姐不能不觉得哈姆莱特在心坎上仍然对她怀着深厚的爱。他叫她尽管可以怀疑星星不是一团火,怀疑太阳不会动,怀疑真理是谎言,可是永远不要怀疑他的爱……诸如此类的夸张的话。奥菲利娅本本分分地把这封信拿给她父亲看了,老人家又觉得有义务把这件事报告给国王和王后。从那以后,国王和王后就认定使哈姆莱特发疯的真正原因是爱情。王后倒也很希望他是为了奥菲利娅的美貌才发起疯来的,那样,奥菲利娅的美德也可以叫哈姆莱特幸运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那对他们两个人都是有光彩的事。可是哈姆莱特的病根比她想的深,深得不是凭这个办法治得了的。他脑子里仍然想着他所看到的他父亲的鬼魂,替他被谋杀的父亲报仇的那个神圣命令没执行以前,他是不会感到安宁的。每个钟头的迟延在他看来都是罪恶,都有违他父亲的命令。可是国王身边成天都有卫兵保护着,想个法子把他弄死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这个容易办到,可是哈姆莱特的母亲一般总跟国王在一起,使他下不了手,这个障碍他没法冲破。这以外,篡夺王位的人刚好是他母亲现在的丈夫,这个情形也使他感到有些痛心,动起手来更犹豫不决了。哈姆莱特天生那样温厚,把一个同类活活儿地害死,这种事本身在他看来就是讨厌而且可怕的。他自己长时间的忧郁和精神上的颓唐也使他产生了一种摇摆不定、踌躇不决的心情,他一直没能采取最后行动。而且他看到的鬼魂究竟真是他父亲呢,还是个恶魔呢,他不免还有些迟疑。他听说魔鬼想变成什么就可以变成什么,它也许是趁他身体虚弱、心情苦闷的当儿,装出他父亲的样子来驱使他去干杀人那样可怕的事。于是,他决定不能单凭幻像或是幽灵的话行事,那也许是出于一时的错觉,他一定要找到更确实的根据。他心里正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宫里来了几个演戏的。哈姆莱特以前很喜欢看他们的表演,特别喜欢听他们里头的一个戏子说一段悲剧的台词,形容特洛伊的国王老普里阿摩斯被杀和王后赫卡柏的悲痛特洛伊是小亚细亚的古城,据荷马在史诗《依里亚特》中所写,在希腊人围攻该城的时候,国王普里阿摩斯被杀……哈姆莱特对那些老朋友表示欢迎,然后记起他过去听了那段台词有多么高兴,就要求那个戏子再表演一次。那个戏子又很生动地表演了一遍,形容出衰老的国王怎样被人残忍地谋害掉,全城和市民都被火烧毁,年老的王后难过得像疯子一样,光着脚在宫里跑来跑去。本来戴着王冠的头上顶了一块破布,本来披着王袍的腰上,只裹了一条慌忙中抓来的毯子。这一场戏表演得十分生动,不但使站在旁边的人都流下泪来,以为他们看的都是真实的情景,连戏子说台词的时候嗓子也哑了,真的流出眼泪来。这件事使哈姆莱特想到:要是那个戏子仅仅念了那么一段虚拟的台词,居然自己就动起感情来,替他从来没见过面的千百年前的古人赫卡柏流下眼泪,哈姆莱特自己有多么迟钝,他有真正应该痛哭的理由和动机——一个真的国王,一个亲爱的父亲被谋杀了——然而他竟这么无动于衷,他的复仇心一直好像在醉生梦死里睡觉。他想到戏子和演技,想到演得维妙维肖的一出好戏给观众的影响有多大,这时候,他又记起有些凶手看到舞台上演的谋杀案,仅仅由于场面的感人和情节的相似,受了感动,居然会当场把自己犯的罪招认出来。于是,他决定叫这几个戏子在他叔叔面前表演跟谋杀他父亲相仿佛的剧情,他要仔细观察他叔叔的反应,从他的神色就更可以确定他是不是凶手。他吩咐戏子们照这个意思准备一出戏,他还邀请国王和王后来看。这出戏描写的是维也纳的一件公爵谋杀案。公爵叫贡扎古,他的妻子叫白普蒂丝妲。戏里表现公爵的一个近亲琉西安纳斯为了贪图公爵的田产,怎样在花园里把他毒死,后来这个凶手怎样没多久就得到了贡扎古的妻子的爱。国王不知道给他布置下的圈套,他和他的王后以及满朝官员都来看戏了。哈姆莱特坐得离他很近,好仔细观察他的神色。戏一开头,是贡扎古跟他的妻子两人的谈话。妻子一再表白她的爱,说假使贡扎古死在她头里,她绝不会再嫁人的,如果有一天她再嫁了,她希望受到诅咒。她还说,除了那些谋害亲夫的坏女人以外,没有人会再嫁的。哈姆莱特发觉国王听到这段话脸色就变了,这话对国王和王后都是像吃苦草一样地不好受。可是当琉西安纳斯按照剧情来毒害睡在花园里的贡扎古的时候,这情景跟国王在花园里毒害他哥哥的罪恶行为太相像了,这个篡位的人良心上受了强烈的刺激,他不能坐下去把戏看完了。国王忽然喊人点上火把回宫,装作得了急病,突然离开了剧场。国王一走,戏也停了。哈姆莱特现在所看到的,已经足够使他断定鬼魂说的是实情,而不是他的什么幻觉了。像一个人心里怀着很大的疑问,或是有一桩事总在犹豫不决而忽然得到了解决一样,哈姆莱特感到一阵高兴。他对霍拉旭说,鬼魂说的话一点儿也不假。如今他确实知道他父亲是他叔叔谋害的了。在他还没决定好怎样去报仇以前,他母亲派人叫他到她的内宫里去密谈。王后是奉国王的意旨叫哈姆莱特去的,他让王后向哈姆莱特表示,他们都很不高兴他刚才的举动。国王想知道他们谈话的全部内容,同时,恐怕他母亲的报告会有偏袒儿子的地方,可能隐瞒一些话,那些话也许对国王是很重要的,所以他又吩咐御前大臣老波洛涅斯躲在王后内宫的帏幕后面,这样,他什么话都可以偷听了。这个计策特别适合波洛涅斯的性格,他在朝廷里的勾心斗角的生活当中混到晚年,他喜欢用间接或是狡猾的手段来刺探内幕。哈姆莱特来到他母亲面前。她先很婉转地责备他的举动行为,说他已经大大得罪了他的父亲——她指的是国王,他的叔叔;因为他们结了婚,所以她管他叫作哈姆莱特的父亲。哈姆莱特听到她把“父亲”这样一个在他听起来是十分亲热的、值得尊敬的称呼用在一个坏蛋身上,而且那坏蛋实际上正是谋杀他生父的凶手,就非常生气,并且相当尖锐地回答说:“母亲,是你大大得罪了我的父亲。”王后说,他回答的话只是胡扯。哈姆莱特说:“你那样问,我就该这样回答。”王后问他是不是忘记他在对谁讲话了。“唉!”哈姆莱特回答说,“我但愿能够忘记。你是王后,你丈夫的弟弟的妻子,你又是我的母亲。我巴不得你不是。”“不成,”王后说,“你对我既然这么无礼,我只好去找那些会讲话的人来了。”王后就要去找国王或者波洛涅斯来跟哈姆莱特谈话。可是哈姆莱特不让她走。现在他既然单独跟她在一起了,他想试试用话叫她多少认识到她自己过的堕落生活。他一把抓住他母亲的手腕,紧紧按着她,硬叫她坐下来。哈姆莱特的这种紧张神情叫她害怕起来,担心他由于疯症会做出伤害她的事,就嚷了出来。同时,帏幕后头也发出“救命呀!来救王后呀!”的声音。哈姆莱特听到以后,认为一定是国王本人藏在那里,就拔出剑来,朝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扎去,假装是扎一只从那儿跑过的老鼠。后来没有了声音,他断定那个人已经死了。可是他把尸身拖出来一看,原来扎死的不是国王,而是躲在帏幕后面当密探的御前大臣老波洛涅斯。“唉呀!”王后嚷着,“你干了一件多么鲁莽残忍的事呀!”“不错,母亲,一件残忍的事,”哈姆莱特回答说,“可是还没有你干的坏呢。你杀了一个国王,嫁了他的弟弟。”哈姆莱特说得太露骨,收不住了。他当时的心情是想对他母亲打开天窗说亮话,他就那么做了。虽然对父母的错处,作儿女的应当尽量包涵,然而如果父母犯了严重的罪过,连儿子也可以相当严厉地斥责他自己的母亲,只要这种严厉是为了她好,为了叫她改邪归正,而不光是为了责备。这时候,品德高尚的王子就用感人的言辞指出王后犯的罪有多么丑恶。说她不该这么轻易忘掉已故的父王,这么快就跟他的弟弟(大家都认为是谋杀他的人)结了婚。她对她头一个丈夫起过誓,结果却做出这样的事来,这足可以使人怀疑一切女人的誓言。一切美德都被算作伪善,结婚的誓约还比不上赌徒的一句诺言,宗教不过是开开玩笑,只是一片空话罢了。他说她做的是一件叫上天羞愧、叫大地厌弃的事。哈姆莱特给她看两幅肖像,一幅是已故的国王,她第一个丈夫,另外一幅是现在的国王,她第二个丈夫。他要她注意他们之间的区别。他父亲的额头有多么慈祥,气概有多么非凡!他的卷发像太阳神,前额像天神,眼睛像战神,他的姿势像是刚降落在吻着苍天的山峰上的传信神。这个人曾经是她的丈夫。然后他又让王后看看代替他父亲的是怎样一个人。他像是害虫或是霉菌,因为他把他那身体好好的哥哥摧残了。由于哈姆莱特这样使她看到她的灵魂深处,王后十分惭愧,现在认识到那是肮脏丑陋的。哈姆莱特问她怎么能继续跟这个人生活下去,给这个谋害了她头一个丈夫、又像贼一样用欺骗手段窃取了王位的人做妻子。正说话的时候,他父亲的鬼魂出现了,样子跟他生前一样,也跟哈姆莱特最近看到的一样。哈姆莱特十分害怕,问它来做什么,鬼魂说,哈姆莱特似乎把替它报仇的诺言忘掉了,它是来提醒他的。鬼魂又叫他去跟他母亲说话,不然她会因为悲伤和恐惧死掉的。然后,鬼魂就不见了。鬼魂只有哈姆莱特一个人看得见,不论他怎样指出它站的地方,或是形容给他母亲听,也不能使王后看见。她看到哈姆莱特望空说话,一直很害怕,认为这是因为他发了疯的缘故。可是哈姆莱特要求她不要替自己那邪恶的灵魂找安慰了吧,以为又把他父亲的鬼魂引到人间来的只是由于他发疯,而不是由于王后自己的罪过。他请她摸一摸他的脉息,跳得多么正常,一点也不像疯子。他流着泪恳求王后对上天承认过去的罪过,以后不要再跟国王在一道,不要再对他尽妻子的本分。要是她能拿出作母亲的态度来对待他,他会用一个儿子的身分祈祷上天祝福她。她答应照他说的做,于是,他们的谈话就结束了。现在哈姆莱特有闲情来看看他不幸一时鲁莽地杀死的到底是谁了。等他知道杀死的是他心爱的奥菲利娅姑娘的父亲波洛涅斯的时候,他就把尸身拉开。这时候,他的心神镇定了一些,他为他干的这件事哭了。波洛涅斯不幸的死给了国王一个借口,把哈姆莱特从国内驱逐出去。国王感到哈姆莱特对他是个威胁,满心想把他弄死,然而又怕人民不答应,人民很爱戴哈姆莱特。他也怕王后,尽管她有许多过错,她还是爱她的儿子的。因此,这个诡计多端的国王就要哈姆莱特由两个朝臣陪着,坐船到英国去,假装是为了王子的安全,好叫他避免为波洛涅斯的死受处分。当时英国是向丹麦纳贡的属邦,国王给英国朝廷写了封信,交给这两个朝臣带去,信里编造了一些特殊理由,嘱咐他们等哈姆莱特在英国一上岸,立刻就把他处死。哈姆莱特疑心这里面有阴谋,夜里偷偷拿到那封信,巧妙地把他自己的名字擦掉,把押送他的两个朝臣的名字写成要被处死的人,然后又把信封起,放回原来的地方。走了不久,船受到海盗的袭击,打起一场海战。作战的时候,哈姆莱特急着要表现自己的勇敢,就独自拿着刀登上敌人的船,他自己坐的那条船怯懦地逃掉了。那两个朝臣把他丢下,随他去,他们俩带着信急急忙忙赶到英国去了。信的内容已经被哈姆莱特改了,他们自己遭到罪有应得的毁灭。海盗俘获了王子以后,对这个高贵的敌人十分客气。既然晓得他们俘获的是什么人,就把哈姆莱特带到最近的一个丹麦港口,放他上了岸,希望王子在朝廷里可以帮他们些忙,来报答他们这番好意。哈姆莱特就从那个地方写信给国王,告诉国王他因为一场奇怪的遭遇又回到本国,并且说他第二天就要来朝见国王。到家以后,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凄惨情景。那就是哈姆莱特曾经爱过的情人(年轻、美丽的奥菲利娅)的葬礼。自从奥菲利娅可怜的父亲死了以后,这个年轻姑娘的神经就不正常起来。波洛涅斯死得这样惨,而且竟然死在奥菲利娅所爱的王子手里,这件事伤透了这位温柔的年轻姑娘的心,她的神经很快就完全错乱了。她到处跑来跑去,把花撒给宫里的女人们,说是为了她父亲的葬礼撒的;又唱起关于爱情和死亡的歌,有时候唱一些毫无意义的歌,好像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全记不得了。一道小河旁边斜长着一棵柳树,叶子倒映在水面上。有一天,她趁没人看见的时候来到这道小河旁边,用雏菊、荨麻、野花和杂草编成一只花圈,然后爬到柳树上,想把这个花圈挂到柳枝上,柳枝折断了,这个美丽、年轻的姑娘就跟她编的花圈和她采的花草一起跌到溪水里去了。她还靠衣服托着在水上漂了一阵,还断断续续地唱了几句古老的曲调,好像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所遇到的灾难,或者好像她本来就是生在水里的动物一样。可是没多久,她的衣服给水浸得沉重了起来,她还没唱完那只婉转的歌儿,就被拖到污泥里悲惨地淹死了。哈姆莱特到的时候,她哥哥雷欧提斯正在为这个美丽的姑娘举行葬礼,国王、王后和所有的朝臣也都在场。哈姆莱特不晓得举行的是什么仪式,只站在一旁,不想去惊动。他看到他们按照处女葬礼的规矩,在她坟上撒满了花。花是王后亲自抛的,她随抛随说:“鲜花应当撒在美人身上!我本来希望用鲜花替你铺新娘子的床的,可爱的姑娘,没想到却来撒在你的坟墓上了。你本应该做我的哈姆莱特的媳妇的。”哈姆莱特又听到奥菲利娅的哥哥说,希望她的坟里生出紫罗兰来,然后他看到雷欧提斯跳进奥菲利娅的坟里去,悲伤得像发了疯似的。他吩咐侍从们拿土来像山一样埋到他的身上,让他跟奥菲利娅埋在一起。哈姆莱特对这位美丽的姑娘的爱又恢复过来了,他不能容忍一个作哥哥的悲哀得这么厉害,因为他想他对奥菲利娅的爱比四万个哥哥还要深。这时候,哈姆莱特露了面,跳进雷欧提斯待在里面的那座坟墓,跟他同样疯狂,或者比他更疯狂。雷欧提斯认出他是哈姆莱特,他父亲和他妹妹都是因为这个哈姆莱特死掉的,就把他看做仇人,抓住他的脖子,最后还是侍从把他们拉开了。葬礼完了以后,哈姆莱特道歉说,他刚才很鲁莽,叫人看了以为他是要跟雷欧提斯打架才跳进坟里去的,可是他说他不能容忍还有谁为了美丽的奥菲利娅的死显得比他更伤心。两个高贵的青年一时似乎讲了和。可是国王就利用雷欧提斯对他父亲和妹妹的死所感到的悲愤,暗地里想法谋害哈姆莱特。他怂恿雷欧提斯在言归于好的掩饰下向哈姆莱特挑战,做一回友谊的比剑。哈姆莱特接受了这个挑战,并且约定比赛的日子。比赛的时候,宫里的人都在场。在国王的指示下,雷欧提斯准备了一把毒剑。大家知道哈姆莱特和雷欧提斯两个人都精通剑术,所以朝臣们都为这次比赛下了很大的赌注。照规矩比剑应该用元头剑,或者叫钝剑,哈姆莱特挑了一把元头剑,他一点没怀疑到雷欧提斯有什么诡计,也没有留意去检查雷欧提斯的剑;可是雷欧提斯使的却是一把尖头剑,上面还涂上毒药。最初,雷欧提斯没有认真跟哈姆莱特比剑,让他占一些上风。国王就故意夸大哈姆莱特的胜利,满口喝着彩,为他的胜利干杯,并且下了很大的赌注,赌着哈姆莱特一定得胜。可是交了几个回合,雷欧提斯打得越来越凶,就用毒剑扎哈姆莱特,给了他致命的一击。哈姆莱特很气愤,可是他还不知道全部阴谋。正打得激烈的时候,他用自己那把没有毒的剑换过雷欧提斯那把毒剑,然后用雷欧提斯自己的剑回刺了他一下,这样,雷欧提斯就罪有应得地中了他自己的奸计。这当儿,王后尖声嚷她自己中毒了。原来国王给哈姆莱特预备下一碗饮料,为了等哈姆莱特比剑热起来要喝水的时候,好递给他。阴险的国王在碗里下了很猛烈的毒药,这样,要是哈姆莱特没给雷欧提斯刺死,就用这个来保证把他毒死;结果这碗饮料却被王后无意之中喝了下去。国王忘记事先告诉王后碗里有毒,她喝下去马上就死了,王后用最后一口气嚷出她是被毒死的。哈姆莱特疑心这里头有阴谋,就吩咐把门关起来,他要查出是谁干的。雷欧提斯告诉他不必查了,说他自己就出卖了朋友。他觉出自己挨了哈姆莱特一剑,快要死了,就招认他使的奸计,以及他自己怎么也给这个奸计害了。他告诉哈姆莱特剑头原是涂了毒药的,哈姆莱特已经活不到半个钟头啦,因为什么药也救不了他。他要求哈姆莱特饶恕他,然后就断气了,他临死的时候控诉这都是国王一手布置的阴谋。哈姆莱特看到自己就要死了,而剑上还有些剩余的毒药,就猛地朝那个奸诈的叔叔扑去,把剑头刺进他的胸膛。这样,他就实践了对他父亲的鬼魂许下的诺言,完成了鬼魂吩咐他做的事,叫那个卑污地谋杀人的凶手遭到报应。然后,哈姆莱特觉得没力气了,眼看要死,就转过身来,用最后的一口气要求亲眼看到这场悲剧的好朋友霍拉旭一定要活在世上(当时霍拉旭的样子像要自杀,想跟王子一道死),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告诉给全世界的人。霍拉旭答应一定很忠实地这样做,因为一切经过他都知道。这样,哈姆莱特满意了,他的高贵的心就裂开了。霍拉旭和在场的人都流着泪把这个可爱的王子的灵魂委托给天使去保佑。哈姆莱特是一位仁慈宽厚的王子,为了他那些高贵的美德,大家都十分喜爱他。要是没死的话,他一定会做个最尊贵的、最符众望的丹麦国王。

  那一年,受人尊敬的国王突然去世了,丹麦全国上下一片震惊。更令人吃惊的是,又过了不到两个月,王后竟与国王的弟弟结婚了。这个新国王叫克劳狄斯,他的外貌可憎,人品更是低下。因此、许多人都怀疑他是为了娶自己的嫂子并篡夺王位,才把亲哥哥害死的。许多人都觉得,王后做得太轻率,太没情义了。

  人们都在为年轻的王子哈姆莱特担心,他怎么接受得了接连发生的两件大事呢?他们更为王子被撇到一边抱不平,要知道,他才是先王的合法继承人呀!

  事实上也是如此,哈姆莱特变得郁郁寡欢,一直穿着深黑色的丧服,任何娱乐活动都不参加。他的叔父克劳狄斯宣布说,国王是在花园里休息时,被一条蛇螫死的。但敏感的哈姆莱特认为,那条蛇就是克劳狄斯。但是,谋杀没有证据,更不知道王后是否参与了谋杀。

  哈姆莱特非常苦闷。一天,有位朋友告诉他一个谣传:守望在城堡上的哨兵一连三个晚上见到了鬼魂,那鬼魂长得很像已故的国王,而且,他总是准时在三更时分来到城堡上。

  哈姆莱特十分惊奇,决定和告诉他的那位朋友一起去见父亲的鬼魂。

  这天深夜,他和朋友们等候在城堡的高台上。三更刚过,远处果然出现了一个阴影,他身穿甲胄,很像已故的国王。哈姆莱特打了一个寒颤,问道:“你是谁?真是我的父亲国王吗?”那个阴影不让他靠近,嘶哑着声音说:“我正是你的父亲。你一定要怪我为什么不好好地躺在坟墓里吧?告诉你,我是冤魂,我是被克劳狄斯害死的。我在花园里午睡时,他偷偷走来,将毒草汁灌进了我的耳朵。那毒草汁走得跟水银一样快,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生命..你的母亲,我的王后没参与谋害,你不要伤害她,让她的良心去惩罚她吧!”哈姆莱特正要进一步弄清细节,鬼魂却一步步后退,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好一会儿,哈姆莱特才如梦初醒,对他的心腹好友霍拉旭说:“不管我见到的是真是假,从今以后,我一定要弄清父亲暴死的真相。如果真是克劳狄斯害死了我的父亲,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霍拉旭劝告哈姆莱特说:“千万不能性急,更不能将内心的秘密吐露出去。如果克劳狄斯真是杀人犯,他是不会拒绝再杀一个人的!”哈姆莱特点点头,说:“从明天起,我就装得疯疯癫癫,这样,即使偶尔说了什么话,克劳狄斯也不会深究了。”第二天,哈姆莱特真的装得疯疯癫癫的,从服装到言谈、举止,都显得狂妄荒诞。王后和新国王都被他蒙哄过去了,他们认为,王子发疯不仅是因为父亲的死,还为了他跟大臣女儿奥菲利亚的爱情。

  原来,在此之前,哈姆莱特爱上了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女儿奥菲利亚,他常给她写信,送给她戒指。奥菲利亚也很爱王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王子越来越冷淡她,丽且举止越来越粗暴,差不多跟疯子一样。她竭力安慰王子,希望他不要陷入无穷的悲哀之中,但是,王子竟突然怪叫起来,样子就像真的疯了。

  其实,这时哈姆菜特的心里十分矛盾,他有些怀疑那个鬼魂是崇敬老国王的人装扮的,又怀疑会不会是恶魔来扰乱人心,他想找到一些确切的证据。

  正在这时,宫里来了一个戏班。哈姆莱特心生一计,立刻让演员编演一台描写谋害、夺妻的新戏,戏的背景改成了维也纳,但谋杀现场也在花园里,杀人犯也是用毒草汁灌进被害者的耳朵,后来又向被害者的妻子求婚。

  王后和新国王克劳狄斯都被请来看戏。哈姆菜特坐在克劳狄斯身旁,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当戏中的杀人犯用毒草汁去灌被害人的耳朵时,新国王像是受到强烈的刺激,喊叫心口疼痛,让人扶着回宫去了。

  这时,哈姆菜特明白了:正是克劳狄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对好友霍拉旭说:“那个鬼魂没说错,今后,我要想方设法报仇了!”正在这时,王后派人来约他到内宫去密谈。原来,克劳狄斯担心哈姆莱特真的知道了他的秘密,就想通过母子交谈弄清真伪。他派御前大臣波洛涅斯躲在帷幕后面偷听,一旦发现哈姆莱特怀疑上自己,他就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

  王后按照克劳狄斯的旨意,责备哈姆莱特不该让人编演这种荒唐的谋杀戏来得罪国王,她还将克劳狄斯称为哈姆莱特的“父亲”。哈姆莱特生气极了,他叫道:“他杀了我的父亲,娶了我的母亲,他是个凶手!”王后也生气起来,她想去找国王或波洛涅斯来教训王子。但是,哈姆莱特紧紧抓住她的手腕,一定要她坐着听他讲。王后担心他真的疯了,忍不住尖叫起来。

  这时,帷幕后面也有人叫道:“救命呀!快来救王后呀!”哈姆菜斯以为是克劳狄斯藏在那儿,心想正好除掉他,就一剑刺了过去。

  谁知,倒下的尸体竟是常常充当密探的御前大臣波洛涅斯!

  新国王克劳狄斯立刻利用波洛涅斯的不幸大做文章。他原想把哈姆莱特驱逐出去,但想到老百姓很爱这位王子,就借口让王子免受处分,暂时到英国去住一阵。

  那时,英国是丹麦的属邦,克劳狄斯写了封信,交给两个朝臣带给英国朝廷。他在信中要求对方处死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知道克劳狄斯必定要玩弄阴谋,就偷来了那封信,巧妙地擦掉了自己的名字,将押送他的两个朝臣的名字填在要处死的人的位置。当然,他的心里更加清楚了:克劳狄斯就是杀死自己父亲的人,他篡夺了王位,夺走了王后,现在,又想置自己于死地了。

  第二天,哈姆莱特由两位朝臣陪着,乘船前往英国。不料船刚到海上,就遇上了海盗船。

  哈姆莱特拔出剑来,跳上海盗船,与海盗们格斗起来。两位心怀鬼胎的朝臣却怕得要死,一等船舷刚刚脱离海盗船,就急急下令开船逃跑。他们带着信来到英国,却很快被抓了起来,丢进了死牢。

  跳上海盗船作战的哈姆莱特眼见自己的船逃跑了,他一点也不气馁,仍然勇敢地拼杀着。但是,他终于寡不敌众,当他的剑被打掉后,海盗们一拥而上,把他捆了起来。

  但是,当海盗头子听说他就是王子哈姆菜特时,立刻亲自上前力他松了绑,并把他送到最近的一个丹麦港口。

  哈姆莱特上了岸,立刻写信告诉新国王克劳狄斯自己奇怪的遭遇,还说自己马上就要来见他,跟他算帐!

  谁知,一场更大的阴谋正在等待着他。

  原来,奥菲利亚自从父亲被误刺致死以后,神经就不正常了。她想不通,自己所爱的王子怎么会杀死自己的父亲?那一天,她唱着歌,用各种野花编成一个美丽的花圈,想把花圈挂到柳树上去。但是,她随着花圈从柳树柔软的枝条上掉到河里,很快就淹死了。

  奥菲利亚有位哥哥叫雷欧提斯,他最爱自己的妹妹。当他认出哈姆莱特时,他一把抓住哈姆莱特的脖子,要为死去的父亲和妹妹报仇。

  新国王克劳狄斯目睹了葬礼上的这场争吵,他决定借雷欧提斯之手,杀死哈姆莱特。他假惺惺地找来雷欧提斯,对他说:“我建议你跟哈姆莱特举行一场击剑比赛。挑战书由你写,你还要告诉他,这是友谊比赛,不管谁输谁赢,赛后大家握手言和。”实际上,他让雷欧提斯带着一把尖头的毒剑参加比赛,他还为哈姆莱特预备了一碗下过毒药的饮料,好让哈姆莱特比赛击剑热起来时,一口喝下去。

  但是,哈姆莱特一点也没怀疑雷欧提斯会使用什么诡计,他接受了挑战,拿着一把比赛用的圆头剑上场了。

  雷欧提斯虽然埋怨哈姆莱特,但并不想真的害死他,只想通过比赛煞煞他的锐气。哈姆莱特的剑法很好,几次用圆头剑碰到了雷欧提斯的身体,连连得分。

  圆头剑又叫钝剑,是不会伤人的。但是,新国王克劳狄斯故意大声为哈姆莱特喝采,渐渐撩起了雷欧提斯的怒火,他越打越凶,终于一剑刺中了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没想到雷欧提斯竟会违反规定用利剑比赛,他气忿地将那把剑换过来,在格斗中也刺中了他。

  正在这时,坐在一旁观看的王后突然尖叫起来说:“我中毒了!我喝了克劳狄斯为王子准备的饮料!..”原来,克劳狄斯做贼心虚,竟没有将下毒的事告诉王后。这时,哈姆莱特忍住剧痛,下令将门关起来,他要查清这是谁的阴谋。突然,雷欧提斯捂住伤口,大声说:“不必查了!
你挨了涂上毒药的剑,不出半小时就会死去..我也自作自受,马上要断气了。这剑上的毒药,是新国王克劳狄斯搞的阴谋..希望你能饶恕我..”说到这里,雷欧提斯倒地身亡。

  哈姆莱特再也忍不住满腔愤怒,他猛扑过去,将利剑刺进了克劳狄斯的胸瞠。

  克劳狄斯摇晃着,终于倒了下去,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但是,哈姆莱特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拉着悲哀欲绝的好朋友霍拉旭的手,镇定他说:“你看到了这场悲剧的终结,你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世人,这样,我的复仇才更有意义。”当哈姆莱特看见在场的人都在点着头流泪时,他微微一笑,永远闭上了眼睛。

  (方云)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