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官网登录】芭堤雅海湾登东方公主号观人妖表演原文[潘乐乐古诗]

发布时间:2019-07-30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细雨杏花娇艳,和风杨柳轻柔。阳春烟景自无俦。助兴清茶代酒。烦恼自寻可笑,好诗低咏忘忧。机缘可遇不可求。自作仍须自受。——近现代·刘季高《西江月
其二 刘表传》

云暗荒江,想曾有、夜雪孤吟词客。肠断哀角清商,兵戈遍南北。归路阻、家山梦邈,怕风紧、打窗萧瑟。蹙损蛾眉,心期变昨,难共头白。尚依旧、秋色垂虹,望湖水湖烟镜空碧。回首百年前事,与流光无迹。尘世里、珠歌翠舞,听玉楼、缥缈吹笛。悄奠幽魄寒泉,问谁同泣?——近现代·刘梦芙《琵琶仙
为新河题《垂虹桥感旧图》,因忆蒋鹿潭事,词以哀之,依《水云楼词》同调四声》

有妖浮海舟,魅影舞彻夜。佩环步生莲,雾鬓华灯射。香风管弦急,婀娜斗淫冶。招手来戏亵,登台衣半卸。流光幻软媚,不得辨真假。遂惑衣冠客,拥渡争上下。一曲态狂迷,閧席万钱洒。汝亦谁家子?椰林遮茅舍。汝身父母授,发肤忍此化?天地为独客,飘零度春夏。生为娱人具,死即抛于野。物种惟人类,罄竹罪难写。众中长不乐,百孽孰赎者?冷泪滴海碧,夜色芭堤雅。——近现代·潘乐乐《芭堤雅海湾登东方公主号观人妖表演》

西江月 其二 刘表传

近现代:刘季高

一从鳌足崩坤轴,尧疆拍天洪水。虎豹磨牙,龙蛇起陆,诺亚方舟谁置。馀生众蚁。望鼎定神京,少陵收泪。叵测君心,赤旗又捲海潮沸。昆冈琼玉尽燬。宝章惟四卷,红耀寰内。遍野莺歌,通衢燕舞,百拜吾皇恩惠。江山信美。恁丹药无灵,玉棺长闭。紫禁招魂,夜枭犹叫起。——近现代·刘梦芙《台城路》

台城路

盐絮遥怜春雪轻,又欹孤枕到平明。那堪除岁烟花夜,不尽抽思展转情。草草隙驹时易失,纷纷衣狗事难成。中年自笑绮怀在,最忆温黁软语声。——两汉·刘雄《情人节次韵黄仲则绮怀赠瑶十六首
其一》

情人节次韵黄仲则绮怀赠瑶十六首 其一

但守鸿沟观炮马,如何小卒欲充车?千人饿尽铿锵骨,一纸赢来动乱书。幕后操持玩偶罪,其中抹杀比干愚。护旗唯有将军戟,历史从来似辘轳。——近现代·卢青山《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近现代:卢青山

但守鸿沟观炮马,如何小卒欲充车?千人饿尽铿锵骨,一纸赢来动乱书。

幕后操持玩偶罪,其中抹杀比干愚。护旗唯有将军戟,历史从来似辘轳。

1

琵琶仙 为新河题《垂虹桥感旧图》,因忆蒋鹿潭事,词以哀之,依《水云楼词》同调四声

近现代:刘梦芙

醉倚青冥俯大荒,沈忧只合待沧桑。真无一壑藏舟稳,剩有残年为酒狂。天地居然生我辈,风尘倦矣各他乡。劳歌此夜呕如血,坐听鸡鸣万瓦霜。——近现代·潘乐乐《冬夜独饮不寐,简倪君》

冬夜独饮不寐,简倪君

昆虫未闭关,春秋有佳日。招邀众石友,围坐暂闲逸。吴山多妩媚,纵横难尽述。市声虽到耳,心尘忽已谧。此乐古人同,焉知身萧瑟。倾榼杂浊清,堆盘满梨栗。抢影七子狂,放歌二姝匹。居世亦何常,对境原易失。他时忆旧游,但藉群公笔。——两汉·刘雄《秋日吴山茶楼雅集以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赋诗得瑟字》

秋日吴山茶楼雅集以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赋诗得瑟字

但守鸿沟观炮马,如何小卒欲充车?千人饿尽铿锵骨,一纸赢来动乱书。幕后操持玩偶罪,其中抹杀比干愚。护旗唯有将军戟,历史从来似辘轳。——近现代·卢青山《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近现代:卢青山

但守鸿沟观炮马,如何小卒欲充车?千人饿尽铿锵骨,一纸赢来动乱书。

幕后操持玩偶罪,其中抹杀比干愚。护旗唯有将军戟,历史从来似辘轳。

1

芭堤雅海湾登东方公主号观人妖表演

近现代:潘乐乐

太阳居颠后,日色浸轻云。人出村庄活,烟消山树分。开笼鸡泼剌,啄食尾翘平。小犬求怜爱,团团绕主人。——近现代·卢青山《七月十一夜闲作晨暮诗遣闷十首
其九》

七月十一夜闲作晨暮诗遣闷十首 其九

但守鸿沟观炮马,如何小卒欲充车?千人饿尽铿锵骨,一纸赢来动乱书。幕后操持玩偶罪,其中抹杀比干愚。护旗唯有将军戟,历史从来似辘轳。——近现代·卢青山《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五月二十夜自电视房抢归亟书 其三

一弯小伞入苍茫,斜雨疏风近暮庄。枯草盈情妨担细,润泥无力负鞋芒。仍怜绿鸟贪空陇,为爱红言滞野塘。何处常能舒我意?此行正是倦还乡。——近现代·卢青山《忆旧日事拟寄彭未果》

忆旧日事拟寄彭未果

近现代:卢青山

一弯小伞入苍茫,斜雨疏风近暮庄。枯草盈情妨担细,润泥无力负鞋芒。

仍怜绿鸟贪空陇,为爱红言滞野塘。何处常能舒我意?此行正是倦还乡。

1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