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小孩

发布时间:2019-07-12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罗沙沉下脸来:“卡斯,放正经点!”“谁敢跟警察先生开玩笑?明天上午10点钟,你上我这儿来,如果真的长出尾巴,你输给我800元;如果没长出尾巴,我宁愿输给你800元。”

“……就这里吧。” “想好了?” “好啦。” “不许反悔。”
两个小孩子面对面蹲在院子里,一男一女,女孩子长相甜美,一袭葱绿色的衣裳更衬得她整个人灵动十分,好似春日里嫩嫩的小树。
男孩子略大些,十来岁模样,紫色的衣袍衬着俊俏的小脸,眼睛明亮如水波,一对长长的、细密的睫毛微微向上翘着,十分俏皮。
他漫不经心往地上瞧了一眼,随手拿起块小石头划了划,又扔掉:“快点,该你啦!”
女孩嘟着嘴:“人家要慢慢想……” 正在此时,一道吼声传来:“你好你这小混蛋!”.
闻言,女孩忍不住嘻嘻笑了:“李哥哥分明叫李好,怎的又成了混蛋。”
小孩瞪她一眼,赶紧站起身拂了拂衣袂,笑道:“你先回去,我娘找来啦,今日不玩了!”
女孩不舍:“几时再赌?”
“明日后日都行,我有空再来找你……还不快走,别叫我娘看见,她不喜欢你们围着我的。”
“李哥哥说话算数,我等你哦。” “是是是。” 女孩这才开心地走了.
几句话工夫,一个长相清秀却气势汹汹的年轻妇人匆匆走下游廊,沉着脸站在了小孩面前,小孩立刻转了转眼珠,规矩地垂下头。
“你妹妹呢?” “在跟何大哥打架,何大哥说她的卡通画难看。”
“卡通画哪里难看了,是他们不懂欣赏!”杨念晴瞪眼,“她才七岁,怎么打得过何平,你不去帮忙?”
“何伯伯也在,何大哥不敢还手的,”小孩笑了,“我过来时他正被妹妹追得没处跑,跳到亭子顶上去了。”
“这还差不多,”她放下心,又想起一件事,“你叫他伯伯?叫何叔叔才对!”
“他说他比爹年长。” “胡说,你爹比他大,没见何平都叫你爹伯伯吗!”
小孩嘀咕:“那是当着爹的面,何大哥不敢不叫。” 她威胁:“你听谁的?”
小孩苦着脸:“可当着他叫叔叔会挨揍的。”
“你挨揍了?”杨念晴赶紧放轻语气,摸摸他的脑袋,又疑惑地望着院门,“刚才跟你一起玩的那个好象是莫老爷子的孙女?”
“是她,”小孩一脸头疼,“她总缠着要我教她写字,还有王伯伯家的妹妹、卫家姐姐,还有柳院士的孙女……她们不敢找何大哥,都来缠我!”
她不以为然:“那就教呗。”
小孩叹气:“她们都会写得很,哪里要教,分明就是想跟着我玩!”
杨念晴这才明白过来,嘿嘿笑了两声,弯腰将他搂在怀里,顺便在那张俊秀的小脸上亲了亲:“儿子有魅力!”
小孩尴尬地挣扎,叫起来:“娘,别叫人看见你这样!”
“亲亲儿子有什么嘛,”她笑眯眯地放开他,奇怪道,“那个莫家小妹妹很听话啊,你怎么打发她走的?”
小孩擦擦脸,扯了扯衣裳,没好气道:“她当然要听我的话了。”
她笑道:“怎么回事?”
“我跟她们打赌,谁下五子棋赢了我,就让她跟着玩,”小孩忍不住满脸得意,“不过她们肯定是下不过我的,我就清净啦。”.
打赌? 杨念晴黑了脸,想也不想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叫你打赌!”
小孩赶紧一个翻身避开,跃上了旁边的大树,气得直嚷:“干什么又打我!”
“打的就是你!”她仰脸望着树上,杀气腾腾,“不好好读书,就跟你爹学这些手段,他还教了你什么!”
小孩转了转眼珠,突然嘻嘻一笑:“爹爹说,除了老婆,挨女人揍的是笨蛋。”
“什么?”她冷笑,伸手指着他,“你给我下来!” 小孩不是笨蛋。
她怒道:“你下不下来?”
“不下来,”小孩眨眨眼趴在树干上,俯视着她,“下来就要挨揍,你是娘又不是老婆,挨女人的揍爹会笑话的。”
她气得笑了:“他敢……” 母子二人正僵持着,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又闯祸了?”.
眨眼之间,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双目满盛愉快之色,长长的睫毛潇洒而张扬地翘着,乍一看这个人简直就是树上那小孩的放大版,只是更成熟许多。
“爹爹!” “盈儿呢?”
“什么赢,她总是输,她与我下五子棋输得慌了,何家大哥又笑她的画不好,她就恼了,追着何大哥打,”小孩笑嘻嘻道,“不如让她跟弟弟换个名儿好了,她叫李书还差不多。”
李游忍住笑:“有道理。”
“有什么道理!”杨念晴一把拉住他,“快把他给我弄下来!”
李游果然不多问,冲小孩道:“下来!” 小孩不肯:“娘要揍我。”
“女人不能揍你,你爹总可以,”她冷笑一声,转向李游,“你不想挨揍吧?快想办法把他给我拎下来!”
李游苦笑:“他做错事,如何揍我?” “他轻功这么好,都是你教的!”
“夫人成日追着他揍,不好才怪。” “我不管,揍不了他就揍你。”
话音未落,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从假山后走了出来:“好儿,过来陪我下棋!”.
虽然那张老脸已被岁月无情地侵蚀了,却仍旧比大多数同龄老人都好看得多,而且脸上还有一双熟悉而陌生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对长长的睫毛居然也美美的翘着。
比起面前一大一小,这张脸上更多了几分严肃。
小孩如见到救星:“祖父,娘要揍我!”
老人看看旁边的杨念晴,正色道:“必是你不听话的缘故!过来下棋,没出息!揍两下有什么,小孩子不挨揍长不高,下来!”
杨念晴点头附和,咬牙贼笑:“对对,为娘让你长高点。” 小孩急了:“祖父!”
杨念晴推推李游:“不想挨揍的话,去把他拎下来!”
李游露出头疼之色,瞪着小孩:“听见没有,你怎能如此不孝,看着你爹我挨揍?”
小孩笑道:“挨揍才能长高。” 说完一纵身消失在了墙外。
感受到身边的杀人目光,李游喃喃道:“我去替夫人教训他!” 身形一闪也不见了.
杨念晴气得跺脚大吼:“喂,你们两个今天晚上不许吃饭……”
突然想起还有一个重要人物,于是赶紧转身:“老爷子……”
一声咳嗽打断她,老人威严地点点头,怒道:“不像话!你放心,为父这就去教训他两个,必定替你出气!”
眨眼人也不见了. 杨念晴怔在原地。
冷不防一双手臂从后面伸来将她抱住,同时,耳畔的声音也带着笑意:“夫人少生些气,必定会年轻好看许多。”
她没好气:“我现在很老?” “差不多。” “你……自己的儿子也不管管!”
“老爷子在,我如何敢管?老爷子就是怕我揍他才追出去的,”他摇头,“为夫不想长高,也不想再被老爷子揍。”
“你们合伙欺负我!” “岂敢。” “你还不敢?” “如此,为夫也让你欺负一次?”
呆了呆,她莫名其妙:“我?”
“对,”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随即笑了,笑得不怀好意,“在下今晚就让夫人欺负,夫人在上……”
她红着脸又好气又好笑:“想得美!我现在就欺负你,老爷子我不敢揍,儿子又揍不了,揍你好不好?”
转身一拳送过去。 他轻而易举便制住了她:“不好。” “老婆揍你敢还手?”
“自然不敢,”他瞧了瞧那拳头,苦笑,“可如今是大白天,叫下人们瞧见我被夫人欺负,岂非太没面子了?”
她甜甜地笑了:“那不叫他们看见好不好?” 他叹气:“好。”. 门,关上。
隐隐有声音传来:“你小心了!看我不……喂,你干什么?” “让夫人欺负。”
“不是,我说的不是那个……” “椅子上可好?”
“不,不好……会让人听见的……别……现在是白天,不行啦……不要……唔……”

1300是舅舅给他的零花钱剩下的,他自己保管,我每次打赌都要把他的全部家当都算上,然后他每次知道我的小算盘都忍不住要笑。

  哼,想来敲诈勒索?卡斯笑道:“你爸爸是厂里的老板,你舅舅是帐房先生,你姨夫又是老工头,还看不住几个工人,让人把厂里的宝贝偷走?”这警察并没觉察这话在挖苦他,反而恶狠狠地指着室内追问:“你屋里摆的东西哪来的?”

早上,我坐在椅子上,和在客厅的小孩提要求。

  卡斯想揍这家伙一顿。但他沉住气,笑道:“靠打赌赢来的呀!”“别开玩笑。”罗沙疑惑地注视着卡斯。

“赌1300?”我说。

  “不会的呀,一定长了。得让我亲手摸过才算。”卡斯狐疑地自言自语。罗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有些尴尬,他环顾四周,并无旁人,便脱下裤子,让卡斯去摸。卡斯细细摸过一遍,突然欣喜若狂地大声呼叫:“我赢啦!”边喊,边冲进里层拿出一大叠钱。点给罗沙800元。他举起那些剩余的钱,再次高声欢笑:“嗬,我赢啦!我赢啦!”

“为什么我昨天叫哥哥么么哒的时候他都跑开呢”

  罗沙的嘴角很快流出鲜血。他拭擦着血渍,懵懵懂懂地不知发生了啥事?卡斯乐呵呵地笑了:“咱俩打赌,你走后,我又跟您爸爸、舅舅、姨夫打赌,说你愿意让我摸你屁股。你爸爸不相信,你舅舅和姨夫也笑我造谣。结果,他们每人输了800元。扣去你的800元,我还净赚1600元。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我家里的东西,全靠跟你一样笨的傻瓜打赌赢来的!”罗沙慌忙拾起一张张散落在地上的钱,灰溜溜地逃出了门。

“我们一年级过年回奶奶家要走的时候姐姐说亲一下吧,我亲了姑姑家的姐姐啊,你不记得了?当时你和爸爸就在旁边看着啊”

  罗沙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正疑惑不解间,里屋奔出三个人。罗沙迎面一望,一下子愣住了,出来的是他的爸爸、勇舅,姨夫。

“因为你不是他亲妈啊”

  “你不信?今晚,你的屁股会长出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

“难道只有亲妈才可以么么哒?”

  他爸爸满脸通红,怒气冲天,抡起右掌狠狠给了罗沙一个耳光,边揍边哼:“畜生!露出屁股给人摸,有脸挣这种肮脏钱!”骂声中,他劈手抢过罗沙手中的钞票,摔落在地,双腮气得一鼓一鼓,甩袖而走。舅舅和姨夫也轻蔑地瞪他一眼,跟着扬长而去。

我真的已经不记得了。

  第二天上午10点钟,罗沙背剪着双手,踱进卡斯家,得意地向卡斯伸手要钱:“卡斯,付钱吧。我根本没长出尾巴来。”

小屁孩看了我一眼,笑着把脸贴过来然后又贴另一边,算是满足了一下我的要求。

  罗沙觉得有利可图,马上签名:“明天见,谁反悔揍谁!”

“小孩,么么哒”

  工人卡斯聪明过人,连老板、工头也时常给他作弄得哭笑不得。一天,警察罗沙敲开卡斯家的门,气势汹汹地说:“卡斯,有人控告你偷里的东西,你乖乖地承认吧!”

他边刷牙边和我说“再告诉你一件事啊,金成武这个暑假晒黑了,他说都是因为和我在一起玩传染的,我说去一边吧,明明是自己晒的”

  当晚,罗沙躺在床上不停地伸手摸屁股,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东西长出来,才放心地呼呼入睡。

“咱俩打赌啊,赌我有没有亲过其他人?”

昨天下午在他们上课的地方,侄子只要和他妈提要求我就故意说过来么么哒一下,姑姑就给你买,然后每次他都笑着跑开。

“赌一万五”他坏坏的笑。

今天早上五点他同学从东北回来,同学回东北一个月了,他说一会找同学去玩,我逗他去看看同学黑了没,小孩很黑,长的像我。

我打赌又输了。

还是喜欢这个早上我俩的这种状态,保持啊。

我跟在小孩屁股后边去卧室接着问。

“你猜除了你我还有没有亲过别人?”小孩问我。

我俩这两天干什么都打赌,赌他的衣服我有没有给剪掉了袖子,赌我俩去上课能不能打上出租车。

“小孩,么么哒”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