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的奇特游览》翻译连载(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7-08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啊,你好了,”那个男人说,“我看得出你现在正听着呢。你的头被打碎了。我把它修理好了。我把你从阴间拉回来了。”

然后他想起:布赖斯,小饭馆,尼尔在空中挥舞他。

  布赖斯转过身去。他走出了玩具修理店的大门。那大门关上了。那座钟在丁当报时。

  这真是一番发人深省的话,爱德华躺在那里努力领会着。他躺在一张木桌上。他在一间阳光从高高的窗子泻入的屋子里。他的头显然曾被摔成了二十一块而现在又合而为一了。他没有穿红色的衣服。事实上,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他又赤裸裸的了。而且他没有翅膀。

“我无法承受再次失去你。”内莉说。

  “小先生,”卢修斯说,“我恐怕我们是有过协议的。”

  “你或许想知道你的年轻的朋友的事,”卢修斯说,“那个总是流着鼻涕的朋友。是的,是他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哭着请求我的帮助。‘把他再合到一起吧,’他说,‘把他复原了吧。’“我告诉他,我说,‘小先生,我是个商人。我可以把你的小兔子给复原了。但价格不菲。问题是你出得起这个价钱吗?’他出不起。当然,他出不起。他说他出不起。

爱德华抬头看,是布尔,他正站在门边。

  爱德华又孤零零的了。

  卢修斯·克拉克把他的两只手啪的一下合在一起。“不过不必担心,我的朋友。不必担心!我是一心一意地想把这笔交易做成的。我将把你复原到我认可的你往日的辉煌的程度。你将有兔毛的耳朵和兔毛的尾巴。你的胡子将得到修理和更换,你的双眼将被重新画成明亮而美丽的蓝色。你将穿上最漂亮的衣服。

“抓住他,”布赖斯说。

  “不行。”卢修斯说。

  后来他回想起来了:布赖斯,餐车,尼尔把他抛到空中……   布赖斯。

她舔去他的泪水。

  “和他说再见吧,”卢修斯·克拉克说,“他已被修理好了。他已经得救了。现在你必须和他说再见了。”

  布赖斯,爱德华想着。

说到这儿卢修斯陷入了沉默。接着他点点头,同意他自己的说法。“只有两个选择,”他说,“你的朋友选择了第二个。他放弃了你让你可以痊愈。确实很了不起。”

  布赖斯点了点头。他用手擦着他的鼻子。

  二十一块?爱德华心不在焉地重复着。

爱德华看着这个人的眼睛。

  “走吧,”卢修斯·克拉克说,“走吧。”

  爱德华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睛。

“就在那儿。”布赖斯说。他向上指着星星。

  于是爱德华·图雷恩被修理好了,被复原了,清理干净、擦亮了,穿上一身优雅的衣服,放在一个高高的架子上展出了。从这个架子上,爰德华可以看到整个商店:卢修斯·克拉克的工作台,通向外界的窗子和顾客们通常出入的门。从这个架子上,爱德华有一天看见布赖斯打开门站在门槛里,他左手拿着的银色的口琴在从窗子泻进来的阳光里熠熠闪光。

  可是我的心,爱德华想,我的心已经碎了。

爱德华想,我的心,我的心碎了。

  “是,先生。”布赖斯说。可是他站在那里望着爱德华没有动窝。

  “做得太好了,”正在用一块热揩布擦拭爱德华的脸的男人说道,“一件艺术作品,我可以说——一件极赃、脏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艺术作品,不过仍不失为艺术作品。脏东西是好处理的。正像你破碎的头好处理一样。”

二十一块?爱德华无意识地重复。

  “他又被复原了,”卢修斯说,“正如我答应你的,他会好的。”

  说到这里卢修斯陷入了沉默。他点着头,表示同意他自己的说法。“只有两种选择,”他说,“而你的朋友选择了第二种。他放弃了你以使你得到治愈。太了不起了,真的。”


  请别走,爱德华想。

  “后来我告诉他可以有两种选择,只有两种:第一种选择是到别的地方去寻求帮助,第二种选择是我可以尽我的最大努力把你修理好,然后你就是属于我的了——不再是他的,而是我的。”

“我也无法承受,”阿比林说,“我会心碎的。”

  “我不能见他吗?”布赖斯问道。他用手擦着他的鼻子,这一姿势使爱德华有一种可怕的爱与失落的感觉。“我只想见一见他。”

  “然后,有一天,我将获得我在你身上投资的回报。一切都适逢其会。一切都适逢其会。在玩具修理这个行当里,我们有一句格言:只有获得修理玩具的机会才获得了真正的机会。你,我的好朋友,获得修理玩具的机会了。”

阿比林在那儿,还有内莉,劳伦斯和布赖斯。

  布赖斯又点了点头。

  “不,不。不必谢我。”那个男人说。这是我的工作,一点不错。请允许我作个自我介绍。我是卢修斯·克拉克,修理玩具娃娃的。你的头……我可以告诉你吗?那会使你心烦意乱吗?唉,我总是觉得实话一定要实说,不能含糊其词的。你的头,先生,曾裂成了二十一块。”

卢修斯·克拉克点点头。“二十一块,”他说,“撇开谦逊不说,我必须承认,一个逊色的玩具修理人,一个没有我这样的技术的玩具修理人,是没办法拯救你的。不过我们就不说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说说现在的情况吧。你是完好的。你已经被你谦恭的仆人,卢修斯·克拉克,从湮没的边缘拉回来了。”说到这儿,卢修斯·克拉克手放在胸口,深深地给爱德华鞠了一躬。

  卢修斯·克拉克叹了口气。“你可以见,”他说,“你见过之后,就必须离开而且不再来。我不能让你每天在我的商店里呆呆地看你失去的东西。”

  卢修斯·克拉克点了点头。“二十一块,”他说道,“完全不用谦虚,我必须承认。一个稍逊一筹的修理玩具的,一个没有我这样技术的修理玩具的人是没有能力救活你的。我们不去说那些可能发生的事了。我们就说说事实吧。你已经被复原了。你已经被你谦卑的仆人卢修斯·克拉克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了。”说到这里,卢修斯·克拉克把他的手放到他的胸前朝爱德华深深鞠了一躬。

所以他们都走出去,露西和布尔,内莉和劳伦斯,布赖斯和阿比林,还有爱德华。

  “是,先生。”布赖斯说。

“你好,马龙,”布尔说,“你好,香喷喷的老兔肉派。我们一直在等你。”布尔把门打开,爱德华走进去。

  别走,爱德华想。如果你走了我会无法忍受的。

露西把自己的脸紧挨着爱德华的脸。

  “再见。”布赖斯说。

他的心在他体内高飞。他挥动翅膀,飞离了劳伦斯的肩膀,挣脱束缚,飞向夜空,朝着星星,朝着莎拉·露丝。

  “我可以抱抱他吗?”他问道。

黄昏时分,爱德华走在人行道上。他是自己走的,一只脚在另一只脚的前面,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他穿着一身红色银线做的套装。

  卢修斯又叹了一口气。他从他的工作台旁站起身来走向爱德华所在的架子,把他拿起来,他拿着他好让布赖斯看见。

“是的,”劳伦斯说,“那就是莎拉·露丝星座。你能看到它就在那里。”他抱起爱德华,把他放在自己肩头。

  “现在你必须离开了。”卢修斯·克拉克说。

“爱德华,”阿比林说。她朝他伸出胳膊。

  “嗨,詹理斯,”布赖斯说,“你看上去很好。上次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看上去很可怕,你的头被打碎了,而且……”

爱德华开始哭泣。

“苏珊娜,”内莉喊道。

爱德华点点头。

“和我们在一起,”阿比林说。

“你可能很奇怪,你的年轻朋友,”卢修斯说,“不停流鼻涕的那个。是的。是他把你带到这儿,哭泣,乞求我的帮助。把他重新拼在一起,他说,把他救回来。”

“啊,这就是了,”这个人说,“我知道你现在在听我说话。你的头碎了。我把它修好了。我把你从死亡的世界里带回来了。”

爱德华感觉到一阵极度的痛楚,深沉,甜蜜而熟悉。为什么她一定要离得那么远呢?

“如果你想看到莎拉·露丝,你就得走出去。”布赖斯说。

“马龙!”布尔喊道。布尔猛地一跃进,抓住了爱德华的脚,把他从天空中拉回来,摔在地上。“你还不能离开,”布尔说。

“你在找莎拉·露丝吗?”布赖斯问。

“然后某一天,我会把在你身上做的投资都赚回来。在一个好时机。在一个好时机。在玩具生意这个行当里,我们约定俗成:有一个真实的时间,有一个玩具的时间。你,我的好朋友,已经进入玩具时间了。”

布赖斯,爱德华想。

第二十二章

卢修斯·克拉克将手掌合拍在一起。“但是不要担心,我的朋友,不要担心。我打算保有这场交易的终决权。我会修复你直到我觉得你恢复到了往日的风采。你将拥有兔子毛皮做的耳朵和尾巴。你的胡子的休整一下,换成新的。你的眼睛将被重新涂成明亮的,令人惊叹的蓝色。你将穿上最好的衣服套装。

爱德华想,我认识这幢房子,它是阿比林的房子。我在埃及街上。

“不用,不用。你不必感谢我。”这个人说,“这是我的工作,就是这样。允许我介绍自己。我是卢修斯·克拉克,一个玩具修理人。你的头……我该告诉你吗?你会因此而烦恼吗?好吧,我总是坦言那些必须昂头面对的事实,没有故意说双关语。你的头,小先生,碎成了二十一块。”

在眼角余光里,兔子看见某样摆动着的东西。爱德华越过他的肩膀看过去,它们是他看到过的最华美的翅膀,橙色,红色,蓝色,黄色。它们在他的背上。它们属于他。它们是他的翅膀。

“不要!”阿比林喊道。

第二十三章

爱德华飞得更高。

布赖斯。

多么奇妙的夜晚!他自己走路,他有一套新的、高雅的衣服。现在他还有了翅膀,他能飞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为什么之前他对此一无所知呢?

露西吠叫着。

“然后我告诉他,他有两个选择,只有两个。第一个选择是他到别处去寻求帮助。第二个选择是我会尽全力修好你,然后你变成我的,不再是他的,而是我的。”

但是爱德华仍然站着,他环顾了房间。

“我告诉他,我说,小先生,我是一个商人。我可以把你的兔子拼回来。以一个价格。问题是,你能付得起这个价格吗?他不能,当然。他不能。他说他付不起。”

“江枸,”布赖斯说。

“做得非常好,”一个男人说,他正用一块温暖的布擦拭爱德华的脸,“一件艺术杰作,我会说——一件卓越的,难以置信的,肮脏的艺术杰作,尽管如此仍是艺术佳品。污垢是可以去除的,前提是你的破碎的脑袋已经被修复好了。”

他继续在人行道上走,然后转进了一条小径,这条小径通向一幢有发亮的窗户的房子。

“坐下,女孩儿。”一个深沉粗哑的声音说。

露西从房子的前门跑出来,叫着,跳着,摇着尾巴。

“和我们在一起。”阿比林又说。

他想,假如我有翅膀的话,我就可以飞到她身边了。

爱德华伸展他的翅膀,但是飞不起来。布尔牢牢地把他摁在地上。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这是一篇很醒瞌睡的演讲,爱德华躺着,尽量吸收它。他躺在一个木桌上。他身处的房间阳光从高窗中倾泻进来。很明显,他的头被摔成二十一块,而现在又被组装成了一个头。他并没有穿着红色套装。事实上,他啥也没穿。他又一次赤身裸体了。他也没有翅膀。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