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云 和子珍《游十刹海》韵原文[樊增祥古诗]

发布时间:2019-07-08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细柳黄金蹙。荔墙阴、薰风暗度,小窗纱目。砚匣凝尘湘管燥,春蚓斜行断续。问谁解、养鸡如木。学道懒将除目看,鹤头书、忘了词科录。秋水注,再三读。如人意是屏风曲。好园林、青梅结子,满庭新绿。狮子糖兼菱角粽,办与娇儿止哭。更双燕、伴人幽独。住亦欣然归亦好,万荷花、香满东溪屋。还留看,辋川竹。——清代·樊增祥《金缕曲
其二 初夏,再叠前韵》

ca88 ,莫遣芝麋蹙。伴萧闲、张家画史,鲍家书目。蓦地金衣墙北坐,花底吹笙相续。即此是、春山乔木。疗得世人无妒忌,便舍身、甘入桐君绿。吾当汝,异书读。小秦王调唐宫曲。绕建章、歌珠一串,柳烟霏绿。解释东风无限恨,不学红鹃夜哭。画廊畔、柑双人独。天与诗家颁鼓吹,傍绿阴、结构三间屋。鸣睍睆,胜吹竹。——清代·樊增祥《金缕曲
其四 闻莺,四叠前韵》

水边风日美,芳莲坠粉,都似晚霞红。深深垂柳暗,浅绿明漪,闲系小筝篷。鸳鸯隔浦,总双双、花底相逢。无避处、扇光如雪,低障夕阳中。匆匆。香车去也,小阁沈熏,有春人寻梦。应自笑、软晴芳草,未试青骢。汀洲纵有重来约,怕秋心、凉到芙蓉。青鸟去,明珠还寄楼东。——清代·樊增祥《渡江云
和子珍《游十刹海》韵》

金缕曲 其二 初夏,再叠前韵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锦字偷裁,青鸾渐杳,语尽情偏难尽。为伊憔悴寄伊看,还只怕、伊人未信。歌喉细喘,金钗欲坠,几日云鬟懒整。一分春色二分愁,更添了、三分酒病。——清代·谈印梅《鹊桥仙》

亚洲城最新网页版登录yzc333亚洲城 ,鹊桥仙

几页桃花侧理,一杯绿玉昌明。才试姜芽临帖手,又送松风到枕声。蹴花飞燕轻。秋意已教麦送,雨丝刚与梅迎。池上停凝抛堕倦,闺里矜夸打马赢。香从罗袂生。——清代·樊增祥《破阵子
其三 和晏元献韵》

破阵子 其三 和晏元献韵

五年前抱恨,翠藤中断,紫玉荡成烟。旧根新土壅,小叶纤条,还抱砚池圆。司勋别后,早绿阴、低罩南檐。凭借与、秋千红架,四角仿龙盘。今年。春暄养绮,暖雨融酥,道紫蕤新绽。偏燕寝、凝香独自,欠到花前。东风满院玲珑雪,算玉真、重到人间。青鸟去,芳音好寄婵娟。——清代·樊增祥《渡江云》

渡江云

清代:樊增祥

五年前抱恨,翠藤中断,紫玉荡成烟。旧根新土壅,小叶纤条,还抱砚池圆。

司勋别后,早绿阴、低罩南檐。凭借与、秋千红架,四角仿龙盘。

今年。春暄养绮,暖雨融酥,道紫蕤新绽。偏燕寝、凝香独自,欠到花前。

东风满院玲珑雪,算玉真、重到人间。青鸟去,芳音好寄婵娟。

1

金缕曲 其四 闻莺,四叠前韵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海棠开后,正萋萋一片,春愁无际。枨触羁人南浦恨,不尽东风晴翠。近映苔痕,遥迷柳色,软藉轻花坠。西堂梦远,别来应减吟思。那更望断春晖,寸心难报,多少天涯泪。岭外年年无杜宇,误却王孙归计。燕掠平烟,马嘶微雨,画出江南意。和它流水,伴人又还千里。——清代·谈印梅《念奴娇
春草,寄碧梧姊》

念奴娇 春草,寄碧梧姊

才揭帘栊,一声喝采。盈盈含睇低垂黛。厚颜多是读书人,十重铁叶明光铠。国艳希逢,青春难再。谁拚海样黄金买。世无一俩小鞋儿,石榴裙底依然在。——清代·樊增祥《踏莎行
其二》

踏莎行 其二

孤屿中流峙,横空势欲吞。天清江作带,地阔海为门。塔影鱼龙静,潮声日月奔。茫茫千古意,酾酒共谁论?——清代·潘镠《金山》

金山

清代:潘镠

孤屿中流峙,横空势欲吞。天清江作带,地阔海为门。

塔影鱼龙静,潮声日月奔。茫茫千古意,酾酒共谁论?

1

渡江云 和子珍《游十刹海》韵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彩旌结陈龙蛇动,银烛成城星月繁。神武圣谟周万里,玉关金甲尚云屯。——清代·潘祖荫《南苑绝句
其十》

南苑绝句 其十

灯珠转。又宝月、冷浸深深院。莲催玉漏三终,蟾啮金扉双扇。吴郎倚桂,刚看到、头番玉容满。忆年时、殿压金鳌,一双青凤扶辇。今宵寂寞行宫,料天上琼楼,玉宇寒浅。碧海青天愁何限,曾几见、眉山翠展。明烛底、相红荔白,莫悄入、唐宫拾粉箭。想姮娥、玉帔归时,广寒依旧弦管。——清代·樊增祥《尉迟杯
正月十六夜,月色佳甚,坐鲽舫中,倚此寄一二故人》

尉迟杯 正月十六夜,月色佳甚,坐鲽舫中,倚此寄一二故人

重认斜阳迹。绕东风、如人意处,倩红曲折。半露玉钗衫袖影,半隐双鸳小屧。天生就、扶持花月。双髻吹笙风露下,拭香尘、汝代红牙拍。纤纤玉,最亲切。垂杨低扫花如雪。算年年、销魂成例,沈香亭北。宛转情肠全似我,一任黏萤坐蝶。莫孤负、春阴时节。金粉楼台谁界画,与罗衣、卐字无分别。携彩伴,并肩立。——清代·樊增祥《金缕曲
其十》

金缕曲 其十

清代:樊增祥

重认斜阳迹。绕东风、如人意处,倩红曲折。半露玉钗衫袖影,半隐双鸳小屧。

天生就、扶持花月。双髻吹笙风露下,拭香尘、汝代红牙拍。

纤纤玉,最亲切。

垂杨低扫花如雪。算年年、销魂成例,沈香亭北。宛转情肠全似我,一任黏萤坐蝶。

莫孤负、春阴时节。金粉楼台谁界画,与罗衣、卐字无分别。

携彩伴,并肩立。

1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