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鸡

发布时间:2019-07-08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神鸡童谣

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舆。父死长安千里外,差夫持道挽丧车。——唐代·佚名《神鸡童谣》


民谣

神鸡童谣

唐代:佚名

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舆。父死长安千里外,差夫持道挽丧车。——唐代·佚名《神鸡童谣》

神鸡童谣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先秦·佚名《桃夭》

桃夭

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贫贱之肆志。——两汉·佚名《紫芝歌》

紫芝歌

两汉:佚名

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何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贫贱之肆志。63民谣,写景,抒情

  生儿不用识文字, 斗鸡走马胜读书。
  贾家小儿年十三, 富贵荣华代不如。
  能令金距期胜负, 白罗绣衫随软舆。
  父死长安千里外, 差夫持道挽丧车。

斗鸡是以雄鸡相斗而*。上章述及长安”侠少”生活,所引诗几乎无不涉及斗鸡,说明斗鸡在长安的风行。然而斗鸡游戏的爱好者绝非仅止长安的”侠少”或与”侠少”生活相类的游手好闲之徒,可以说上至帝王,下至庶民,都有斗鸡*的爱好者。”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在担任沛王府修撰时,曾戏作《檄英王鸡》文,即向英士的斗鸡发出的挑战书,被高宗罢职,逐出沛王府。王勃的错不是因为写了这篇无聊文字,而是诸王过从斗鸡,有互相交结的嫌疑。唐玄宗在藩邸时,即好斗鸡。即位为帝后,在两宫间建鸡坊,豢养名鸡约有千数,选六军小儿五百人驯养教饲。有一位”天才少年”贾昌者,生七岁即”趫捷过人”,能听懂鸟语,最善于调教斗鸡,开元十三年13岁时被玄宗选入。贾昌因得幸于玄宗,一间父子夫妻荣耀无比,当玄宗朝《四十年恩泽不渝”,富比壬侯。当时有歌谣说:”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钜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举。父死长安干里外,差夫持道挽丧车。”贾昌其事,唐代小说家陈鸿将其详尽地写入传奇《东城老父传》中。李白《古风》:”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道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儿,行人皆怵惕。”这位不可一世的”斗鸡者”,就是贾昌。唐诗中写到斗鸡的诗很多,专以斗鸡为题材、形象地写了斗鸡全过程的诗,数韩愈、孟郊的联句诗《斗鸡联句》:大鸡昂然来,小鸡竦而待。峥嵘颠盛气,洗刷凝鲜采。高行若矜豪,侧睨若伺殆。精光目相射,剑戟心独在。既取冠为胄,复以钜为镦。天时得清寒,地利挟爽垲。

  这首民谣写的是一个被人称为“神鸡童”的长安小儿贾昌的奇遇,但讽刺的对象则显然不光是贾昌。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正如“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一样,是愤激之词,也是一种反常的社会心理的写照。人们要问:谁实为之?孰令致之?区区斗鸡小技何以竟能赢来盖世的富贵荣华?“软舆”,是皇帝乘坐的用人挽着走的车子。“白罗绣衫随软舆”一句,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原来当今皇帝就爱斗鸡走马,所以“神鸡童”也就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唐诗中讽刺皇帝的诗篇不少,或则托言异代,或则咏物寄怀,大都辞旨微婉。象这样大胆直率,用辛辣的语言嘲笑当朝皇帝的,在文人诗里是很难见到的,只有民谣能作此快人快语。

< 1 > < 2 >

  全诗描绘了两个场面,一是贾昌随驾东巡,一是奉父柩西归雍州。先看第一个场面──“白罗绣衫随软舆”。在戒备森严、紧张肃穆的气氛里,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穿着华美的白罗绣花衫,带着三百只喔喔啼鸣的红冠大公鸡,紧紧跟随在皇帝威严华贵的软舆后面,大摇大摆地前行,这真是亘古未有的奇观。玄宗此行是去泰山举行隆重的封禅大典,夸示他“奉天承命”、治国治民的丰功伟业,带上这么一支不伦不类的特殊仪仗队,岂不是滑稽透顶,荒唐至极!据陈鸿《东城老父传》记载:“开元十三年,(贾昌)笼鸡三百,从封东岳。”并没有说他紧跟在“软舆”后面,而诗中运用近乎漫画的手法,将这一史实作了艺术的夸张,形象鲜明,主题突出。

  再看第二个场面──“差夫持道挽丧车”。贾昌的父亲贾忠是唐玄宗的一名卫士,随扈死在泰山下。“父以子贵”,沿途官吏为巴结皇帝面前的这位大红人──神鸡童贾昌,竟不惜为他兴师动众,征派民夫,沿途照料灵柩。死者并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只不过是一个斗鸡小儿之父,却迫使无数劳动者为他抖威风,这场面能不令人啼笑皆非!诗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嘲笑、轻蔑和愤怒。

  两个场面,构成了一出讽刺喜剧。剧里有一群白鼻子,主角是坐在软舆里的唐玄宗李隆基。这个喜剧形象鲜明,效果强烈,我们千载之后读起来,不但仍然忍俊不禁,而且似乎听到了当时老百姓嬉笑怒骂的声音。这就是此诗的艺术魅力所在。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