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之旅——–会有人来的。

发布时间:2019-07-08  栏目:千赢古典文学  评论:0 Comments

  爱德华对他自己说阿比林一定会来找他的。他以为这就像是等待阿比林放学回家来。我愿假设我正在埃及街的那所房子的餐室里,等待着小的指针移到三点那里,而大的指针停在十二点。如果我有我的怀表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确切地知道时间。不过没有关系,她很快就会到这里来,很快。

第六章

从前,哦奇妙的从前,有一只陶瓷兔子。他有着长长的耳朵,画上去的、总是凝望星空的、蓝色的眼睛。

  几个小时过去了。接着几天过去了。接着几个星期过去了。接着几个月过去了。

一只瓷兔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图片 1

  阿比林没有来。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吗?

爱德华

  爱德华因为没有什么更好的事情可做,于是开始思索起来。他想起了关于星星的事。他记得它们从他的卧室的窗子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我的帽子还在头上吗?

他被埃及街上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深沉地爱着。嗯呐阿比林热爱着她的小兔子爱德华。

  是什么使星星如此明亮地发光,他觉得很纳闷。即使他不能看到那些星星,它们还在什么地方发着光吗?他想,在我的一生中,还从来没有比现在离星星更远。

当爱德华在蓝色海面上飞驰而过的时候,他问了自己这些问题。太阳高悬在空中,从看起来很遥远的地方,爱德华听到阿比林叫他的名字。

她紧紧地拥抱着他,为他换上考究的丝绸衣服。

  他也在思索着变成了疣猪的美丽的公主的命运。她为什么要变成一头疣猪呢?因为那个丑陋的巫婆把她变成了一头疣猪——原因就在这里。

“爱德华,”她叫着,“你回来。”

每个夜晚来临时,她对着爱德华的长耳朵柔声说:“我爱你,爱德华。”然后她在那张紧挨着爱德华的小床的大床上,沉沉地睡去。

  接着那小兔子想起了佩勒格里娜。爱德华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地觉得她应对他所发生的事情负责。好像正是她而不是那些把他扔到船外的男孩们使他陷入了现在的境地。

回来?多么愚蠢的叫嚷,爱德华想。

这时候,爱德华透过窗帘的缝隙向满天的星星们投去他的目光,啊多么美好的、发着柔光,还眨巴着眼睛的小精灵啊。

  她就像那个故事里的巫婆。不,她就是那个故事里的巫婆。的确,她没有把他变成一头疣猪,不过她还是同样惩罚了他,虽然他说不清为了什么原因。

在他跌落时,从头到脚划过空气,他还能来得及看到阿比林最后一眼。

他好奇它们是否也有名字。是什么使它们如此明亮地发着光呢?

  就在爱德华受难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来临了。那场风暴如此猛烈,以致它把爱德华从海底抛了起来,使他疯狂地旋转跳跃着。海水击打着他,把他掀起又抛下去。

她站在轮船甲板上,一只手抓着围栏,另一只手里有一盏灯—–不,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攥在手里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举得高高的,它反射了太阳光。

然后他思考着这些问题,直到太阳伸展着翅膀把它的情绪撒向大地。

  救命!爱德华想。

我的怀表,他想,我需要它。

他的陶瓷脑袋里装着星空和一个公主变疣猪的故事。

  猛烈的风暴实际上把他高高地抛离了大海,那小兔子片刻之间看到了愤怒而受了伤的天空中的阳光;狂风灌入他的耳朵,那风声听上去就像是佩勒格里娜在大笑。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庆幸浮出水面,就又被抛入了大海的深处。爱德华上下颠簸,前冲后突,直到风暴平息下来,他发现他又开始缓慢地向海底沉下去。

然后阿比林消失在视野里,而兔子如此猛力地砸进水里以至于他的帽子被刮飞了。

图片 2

  哦,救救我,他想。我不能再回到海底。救救我。

我刚才的问题得到回答了,当他看着帽子在风中飞舞时,爱德华这样想。

公主和疣猪

  可是他还是在下沉着。下沉、下沉、下沉。

然后他开始下沉。

那是个悲伤的故事,时时撼动着爱德华的心扉。

  这时,突然一张又大又宽的渔网张开来并抓住了那小兔子。那渔网把爱德华越拉越高,直到他突然间见到令他几乎无法适应的阳光,他又回到了人间,躺在一条船的甲板上,四周被鱼包围着。

下沉,下沉,下沉。他的眼睛一直睁着,不是因为他勇敢,而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的彩绘的眼睛目睹了海水由蓝变绿,然后又变回蓝色。最后海水看起来就像夜一样黑。

可是,爱德华这样一个自命不凡的兔子,又怎么会懂得这个故事的含义呢?

  “啊,这是什么?”一个声音说道。

爱德华继续下沉,下沉。他对自己说,如果我将淹死,当然到目前为止我早该被淹死了。

那不过是一个同样自命不凡、不懂爱人的公主被巫婆变作疣猪的故事。

  “不是鱼,”另一个声音说道,“肯定不是。”

在他头上很远的地方,载着阿比林的远洋轮船继续欢快地航行着。而这只瓷兔子最终停泊在了海面,脸朝下,头浸在污水里,他生平第一次无比真切地感受到了真正的情绪。

爱德华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因被阿比林深爱而十分骄傲。

  阳光如此刺眼,以致爱德华很难看见东西。终于从阳光里出现了模糊的人影,接着出现了人脸。爱德华意识到他正在望着两个男人,一个年轻的,一个年老的。

爱德华害怕了。

他是只非常体面的兔子。“我是多么的风度翩翩啊!”爱德华心想,“我什么也不用做,就已经被人捧在手心细致呵护了。”

  “看上去像是种种玩具以的。”那个灰白头发的老人说道。他弯下身把爱德华拿起来,抓着他的两口前爪,端详着他。“是一只兔子,我估计。它还长着胡子呢。还长着兔子的耳朵,或者说至少形状像兔子的耳朵。”

第七章

图片 3

  “是的,肯定是一只玩具兔子。”那个年轻人说,他说完便转过身去。

他告诉自己阿比林肯定会来找到他。他想,这很像是在等阿比林从学校回家。我就假装自己是在埃及街那栋房子的餐厅里,等着表的小针移动到三,大针停在十二上。如果我的表还在,我就可以更确切地知道了。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会来了,很快。

和阿比林在一起的时光

  “我要把它带回家去给内莉,让她把它他修理好,送给一个小孩。”

几个小时过去了,几天过去了,几周过去了,然后几个月过去了。

你看,他的小主人阿比林,甚至离不开他。

  那位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放到一个板条箱里,把他的位置调整好,以便他可以坐直并向外看到大海。受到这种小小的礼遇爱德华很是感激,可是他却恨透了大海,再也不愿看它一眼。

阿比林没有来。

当全家去计划去英国旅行时,阿比林已细心打点好爱德华的行李——一只精致的小皮箱和几套衣物。

  “走吧。”那老人说。

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事可做了,爱德华开始思考。他想到了星星。他还记得从他床边窗户里看到的它们的样子。

而后他们在暮春时节登上了轮船。

  当他们回到海岸边的时候,爱德华感觉到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海风吹过他的耳朵上还剩下来的一点毛,有什么东西充满了他的胸膛,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他很奇怪,是什么让它们如此闪亮呢?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也依然闪亮吗?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星星这么远。

这只奇特的小兔子,迅速引起了众多关注。这其中,还包括两个调皮的、嘲讽爱德华的小男孩。

  他很高兴自己还活着。

他也想到了那个被变成疣猪的美丽公主的命运。无为什么她会变成疣猪呢?因为那个丑恶的女巫把她变成了疣猪——这就是原因。

他们扒掉小兔子的衣服,并把他在船上抛来抛去。

  “看那小兔子,”那老人说,“看上去它对旅程很满意,不是吗?”

然后,这只兔子想到了佩雷格里纳。以某种他无法说清楚的方式,他觉得她应该为他所遭遇的这一切负责任。几乎可以说,是她,而不是那两个男孩,把他扔出船外的。

再后来,爱德华落海了。

  “啊,是的。”那年轻人说道。事实上,爱德华·图雷恩重新回到生活中来是那么高兴,以致即使人们用“它”来称呼他,他也不会生气。

她就像故事里的女巫。不,她就是故事里的女巫。是,她并没有把他变成疣猪,但她一样是在惩罚他,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惩罚他。

图片 4

在爱德华悲惨经历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来临了。风暴如此强悍,它把爱德华举离海面,使他陷入一种狂乱的,野蛮的又动感十足的舞动。海水反复击打着他,一会儿将他高高举起,一会儿又让他猛然撞落。

落海

救命啊!爱德华心里嘶喊着。

他飞过蔚蓝大海的上空,听见阿比林在身后呼唤他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过去传来。

在风暴肆掠中,爱德华被扔出大海,他瞥了一眼愤怒的铁青着脸的天空。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佩雷格里纳在大笑。但是,在他有时间感激被高举出水面之前,他就被扔回深水里了。他被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抛来扔去,直到风暴自己精疲力尽。然后爱德华看到自己又一次开始降落回海面。

“爱德华,回来吧!”

天哪,救救我,他在心里呐喊,我不能再回到那儿,救救我。

来不及了。

但是又一次,他下降,下降,下降。

他沉啊,沉啊,眼见着包裹他的海水由蓝变绿,再由绿变蓝,最后他没入深邃的黑暗里,陷入泥淖。

突然,一个渔夫的又大又宽的网罩住了爱德华,把他抓住了。网带着爱德华越升越高,停在一道几乎难以忍受的强光下,爱德华背对着世界,躺在一艘船的甲板上,周围全是鱼。

爱德华感到了恐惧,这和夜空一样的漆黑的海底一点儿也不友好。

“哦,这是什么?”一个声音说。

这一定是他离星星最远的一次,他想。很快,他放弃了先前的疑问:一只瓷兔子会被淹死吗?

“不是鱼,”另一个声音说,“这是毋庸置疑的。”

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光线太亮刺得爱德华很难看清东西。不过最后光线外还是显现出形体,然后是脸。爱德华这才发现两个人正看着他。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爱德华对自己说,阿比林一定会来的,就像从前一样。当大的指针停在十二点,小的指针移到三点时,阿比林就从学校回来了。

“看上去像某种玩具,”花白头发的老人说。他弯下腰捡起爱德华。拿着他的前爪,端详着他。“我猜是一只兔子。它有胡须。还有兔子耳朵,或者至少是兔子耳朵的轮廓。”

可惜他的怀表还在船上。

“是的,当然,一只兔子玩具,”年轻人说着转身走开了。

他只好默默地数着时间。

“我要把他带回家给内莉。让她把他修整修整,收拾好了,送给某个孩子。”

几个小时过去了。接着几天过去了。接着几个星期过去了。接着几个月过去了。

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安置在一个板条箱上,让他坐正了,可以看到大海。爱德华很感激这小小的礼貌姿势,但是他发自内心的厌恶大海,更希望永远不要再看到大海才好呢。

阿比林没有来。

“到了。”老人说。

日子没有任何变化,也无半点生气。

返回海岸的路上,爱德华感觉到阳光晒在自己脸上,风吹过他耳朵上仅剩的一点毛,然后某种东西填满了他的胸腔,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在他落海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打破了平静。

他很开心自己还活着。

海水嘶吼着,翻滚着,像在回应风暴的搅扰。为了表达愤怒,它甚至疯狂地转动自己,并反复掀打着它的俘虏——那只陶瓷小兔子,任由它在不同的温度、光线里来回颠簸切换。

“看看这只兔子,”老人说,“它似乎很享受这趟旅行,对吧?”

救救我,爱德华想。我不能再回到海底了。那里看不到星星,只有刺骨的冰冷。

“是的,”年轻人说道。

一张渔网听到了他的心声,适时地兜住这只赤身裸体的兔子,连同各色活蹦乱跳的鱼儿。

事实上,爱德华·杜兰是如此幸福,因为终于又回到活人的世界了,所以他并没有因为被叫做“它”而生气。

适应了太阳散射的强烈光线后,爱德华看到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图片 5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得救

这位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扛着左肩上,把他带到一位老太太面前。

爱德华、劳伦斯、内莉,和他们的小绿屋一起,过着甜美的日子。

有时他嗅着烘焙的香气,听内莉聊起她的孩子们。不同于之前和阿比林的对话,他觉得内莉嘴里谈论着的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她的女儿、在军队服役的男孩,还有早早夭折的,她的小宝贝。

有时他坐在劳伦斯的肩上,看着烟斗指的方向,仰视星空,耳畔响起那些星座的名字。

日子异常恬静。

图片 6

内莉和劳伦斯

但是,某一天,一个嗓门巨大、形容粗鲁的女人的到来,使这一切化为泡影,并深深地印证了那一句“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那是内莉和劳伦斯的女儿。

她揪着爱德华的耳朵,把他头朝下塞进垃圾桶,紧接着,提起垃圾桶准备坐卡车离开。

厨房里传来内莉的声音:“再见!”

爱德华感到他的瓷胸膛深处什么地方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的心第一次对他大声喊叫起来。

它只说了两个词:内莉。劳伦斯。

图片 7

世界是由垃圾构成的?

而后他被抛到垃圾堆上。

第一天夜晚,爱德华仰望繁星,从星光中获得安慰。

第二天白天到来时,一车垃圾被倾倒在他的身上。

之后的许多个白天,身上的重量日益加剧。

爱德华陷入绝望。这比浸在海底要痛苦多了,因为,他已经是一只不同的兔子了。哪里不同呢?他说不上来。

这时他想起那个因为不爱任何人被变成密林里一只疣猪的美丽公主。那巫婆把她变成疣猪,就是因为她谁也不爱。

他现在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他想起阿比林。他意识到自己从前不够爱她。但,这永远无法挽回了。他正躺在积成小山的垃圾里,她再也不可能找到他了。

他也很想念内莉和劳伦斯。他希望和他们在一起。

这就是爱吗?爱德华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躺在垃圾堆的一百多天里,他把这个问题在心里反反复复思索了很多遍。

这世界大概是由垃圾构成的吧。好似静止却又愈益沉重的垃圾。

然后有一天周遭的垃圾活了过来。

它们在移动了。

而动力之源则是一只毛色深黑的狗。她疯狂地刨挖着垃圾,而后奇迹般地将视线停留在那只瓷兔子身上。

爱德华得救了。

他被叼在一条狗的嘴里,跑了很长的路,来到一个长胡子流浪汉的面前。

图片 8

流浪

那些胡子上下跳动着,把这些话带到爱德华的耳边:“你是哪个孩子的玩具?你不知什么缘故和那爱着你的孩子分手了,对吗?”

爱德华的陶瓷胸膛又传来一阵剧痛。

他想起那个像爱自己一样爱着他的小女孩,阿比林。

流浪汉布尔和他的狗,露西,无比包容地收留了爱德华。或者是,是互相依傍吧。

七年里,他们一直流浪天涯。他们围坐在篝火旁,听别人的故事。他们蹭空的车厢,在轰隆隆的车轮声里逐步建立起彼此间、以及与世界的联系。

然后在一次旅行中,爱德华被火车上的工作人员扔到了窗外。身后传来露西凄厉的吠声。

从来,从来都没有机会说再见。

图片 9

没有机会说再见

爱德华沿着脏兮兮的长长山坡滚落到泥土地上。

又是暮春。

次日阳光洒落大地时,一位倨傲的老太太捡起爱德华,把它放到篮子里。并甚为得意地将小兔子绑在木杆上,当作稻草人使。

成群的乌鸦直直地飞下来,在爱德华的头上转着圈并奋力嘲笑,个别胆大的拉扯着他毛衣上松了的线。

而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只不过是一只空心的兔子。不过是陶瓷兔子罢了。”

夜晚,他凝视着星星们,并告诉它们:“我也被爱过。”

他一遍遍念着那些爱过他的人们的名字:阿比林、内莉、劳伦斯、布尔、露西、阿比林。

我也被爱过,爱德华告诉星星们。

我不像密林里的那位公主,我懂得爱。

还能爱吗?

图片 10

我也被爱过

也许会的吧。

他大概会爱上面前这个救了他的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布赖斯。

我会来接你的。

我是为了我的妹妹来接你的。她叫萨拉·鲁思,她需要你。

而后爱德华发现自己在一家破屋子里,床上躺着的小女孩,一声、一声地咳嗽,仿佛要把那颗小心脏从嘴里吐出来。

图片 11

病床上的小女孩

这个四岁的小姑娘,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轻柔而又狂热地前后摇动着她心爱的小兔子,一双眼里饱含爱意。

爱德华感到他的瓷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又再次跳动起来。

他想要照顾她。希望她能大口呼吸。

他甚至配合布赖斯的操纵,在一根细绳上跳啊跳啊,度过了六个月。

请呼吸一下吧!再小口呼吸一下吧。

这之后的某一天夜里,爱德华从小女孩的怀中滑落下来。她不再爱他了。

为什么这短暂的日子里,要一次次历经分别?

爱德华心里蔓延过巨大的哀伤。

图片 12

谋生

然后他到孟裴斯的大街上跳舞。在一根细绳上为陌生人左右晃动着,赚取少得可怜的钱。

然后碎裂。

在一辆餐车上,布赖斯因身上的钱不够,提出以兔子跳舞抵债。餐车的主人极尽嘲讽,并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爱德华,把他的头重重地砸向柜子边缘。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心已经破碎了。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醒来时,一个男人正用热抹布擦拭他的脸:“你的头,先生,曾裂成了二十一块。而我把它修好了。”

是吗?二十一块。无所谓了。

“你的朋友,在继续拥有你和让你痊愈之前选择了后者。而我,将获得我在你身上投资的回报。”

图片 13

于是爱德华被清理干净,换上优雅的服装,坐在高高的架子上,被其他玩具娃娃包围着。嘁嘁喳喳的,自诩清高的娃娃们。

“我希望你不要期望会有人来把你买走。”其中一个娃娃笃定地说。

“我对被人买走没有兴趣。”爱德华回答道。

娃娃觉得好笑:“你不想为一个爱你的小女孩所拥有吗?”

“我已经被爱过了,”爱德华说,“我曾被一个名叫阿比林的小女孩爱过。我曾被一个渔夫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爱过。我曾被一个吹口琴的男孩和一个已死去的女孩爱过。不要对我谈什么爱,”他说道,“我懂得爱。”

说完这番话,爱德华在沉寂的许多个月里保持心扉紧闭。

我已经绝望了。他想。

图片 14

一百岁的老娃娃

后来有一天,一个一百岁的娃娃坐到了他的身边,她的头上脸上布满网状的裂纹。这也是一个历经爱、冷遇和离别的娃娃。

那个老娃娃说:“我不知这回谁会来要我。有人会来的。总有人会来的。谁会来呢?”

“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人来要我。”爱德华说。

“可那太可怕了,”那个老娃娃说,“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你必须知道谁会爱你,你下一个会爱谁。如果你不打算爱或被爱,那么,整个生命之旅都是毫无意义的。”

爱德华嘟囔着,不以为然。

“你使我很失望。”那老娃娃说。

这句话让爱德华想起了公主变疣猪的故事。如果有人在等待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个人他会再爱会怎么样呢?这是可能的吗?

爱德华的心又激动起来。

不,他对他的心说。不可能。不可能。

“打开你的心扉,”老娃娃说,“会有人来的。有人回来接你的。不过首先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扉。”

有人会来的。

陶瓷胸膛里那颗心激动不已。有人会来接你的。

那小瓷兔子的心扉开始再一次敞开了。

此后是数不清的春秋冬夏、季节交替。

爱德华在等待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反复回想老娃娃的话:有人会来的。有人会来接你的。

而那老娃娃是对的。

有个人真的来了。

图片 15

又是春天。商店外下着雨。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跑进商店来回转悠,然后她把爱德华搂在怀里。而她的母亲还在店外努力地合上一柄雨伞。

之后她从雨伞下抬眼望着女儿:“你拿着什么?”

“一只小兔子”小女孩说,“我要他。”

那女人走进来附身看着爱德华。

那小兔子感到一阵晕眩。

“我看到他了。”那女人说。

而后她失落了雨伞,把手放在挂在脖子上的一块金光闪闪的怀表上。

那是他的表。爱德华的表,落海时他没带在身上。

“爱德华?”阿比林说。

是的,爱德华说。

“爱德华。”她又说了一遍,这次很肯定。

是的,爱德华说,是的,是的,是的。

是我。

从前,哦奇妙的从前,有一只小兔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图片 16

人生之书

这个故事来自童话书——《爱德华的奇妙之旅》。全篇两万字,且语言、情感远不会像我这样干巴巴。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我的人生之书。

这些年里,不知道从这个小瓷兔子身上汲取多少力量。

怀着最深最深的绝望,几乎要把自己和阳光、人群隔离开时,我从这本书和爱的人们那里获得温暖。大口大口的呼吸。

爱德华的名字,我是从老姐那儿听到的。

有一次我俩闹得特别厉害,我几乎以为自己彻底失去她了。那天大雨淋破了天。满世界好像都是刺眼的亮橙色。

一个月之后,她托人送来明信片。上面写着爱德华的故事。会有人来的。会有人来接你的。但首先,你得打开心扉。

这本来是临别礼物。可那天大雨淋破了天啊,她还未来得及把它交到我手上。

此后的三年里,我们不断为过去的疼痛相拥努力着。

相信爱并接受被爱和爱人的事实,对我而言是件十分困难的事。这些年来,抱着回忆甚至苛求抱着恨意过活,摒弃了身边的很多温暖。

而每次想起爱德华,心里的碎片就被粘合起一些。所以我每篇文章的署名都是爱德华。虽然,这是一个男孩的名字。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爱德华在我心里,是一个无性别的温暖的存在。

我希望你们,也和我一样,一遍遍默念挚爱之人的名字,用心感知生活给予的幸福。然后某一日,一定能感觉到阳光像黄油般,带着治愈心脾的味道和温暖的颜色,洒满周身。

我也被爱过。

会有人来的。总会有人来的。但首先,你得打开心扉。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